您的位置: 首页 > 新_首页 > 典型星空
"救命丫头"刘玉莲:41年倾情为村民
     2007-08-23 来源: 农民日报

    41年前,年仅17岁的汉族姑娘刘玉莲在新疆哈密市二堡镇二堡村当上了“赤脚医生”,乡亲们亲切地叫她“丫头”。如今刘玉莲已年近花甲,村里无论七八十岁的老人还是少不更事的孩子,仍然习惯地叫她“丫头”,只是多了两个字:“救命丫头”。


刘玉莲细心地给哈力克·玉素甫老人打点滴。

    哈密市二堡镇二堡村是一个典型的维吾尔族村庄,全村330户人家1092口人,汉族仅有5户26人。41年来,二堡村医疗卫生工作无论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除害灭病、初级合作医疗,还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计划免疫、传染病防治、计生指导,以及近几年的新型合作医疗、高致病性禽流感防控,都走在了自治区的前列。这些成绩的取得都离不开她——被维吾尔族乡亲们称作“救命丫头”的刘玉莲。

    8月17日上午,记者走进哈密市二堡镇二堡村卫生室,只见卫生室里坐了七、八位等着看病的维吾尔族农民。身穿白大褂的刘玉莲正要给闹肚子的哈力克·玉素甫老人打点滴。刘玉莲一边用流利的维语跟老人交谈,一边熟练地挽起老人的衣袖,消毒、扎针、调解点滴快慢,每一个环节都细致认真。

    花白胡子的哈力克·玉素甫用生硬的汉语告诉记者:“‘丫头’人好医术好,有病来不了,不管早晚随叫随到,亚克西!”

    由于二堡村村民收入低,不少群众生活还比较困难。刘玉莲为了减轻患者负担,很多农村诊所正常收费的项目,比如出诊费、留观费、注射费以及每次1元的量血压的费用,刘玉莲从来都不收。

    旁边一位等待看病的维吾尔族大妈说:“‘丫头’心肠好,出诊费和治疗费全免,量个血压、扎个针都不要钱,治好病说一声‘热合买提’(维吾尔语‘谢谢’)就行了。”

    刘玉莲给哈力克·玉素甫扎上点滴后就依次给病人诊治。给每个患者从询问病情、记录病历、量血压,到开药、打针、收费、叮嘱病人怎样吃药,每一项都有条不紊、细致入微。

    从村卫生室出来,记者走进托合塔亚汗大妈挂满葡萄的小院,一提起“丫头”,她激动地说:“没有‘丫头’,我和女儿的性命早就没了!” 

 托合塔亚汗大妈清晰地记得1989年的一天深夜,她快要临产了,可丈夫不在身边,邻居急忙去找“丫头”,“丫头”披上外衣,拿起手电筒一路小跑来到了她家,“那时,我疼得要命,‘丫头’不停地说些安慰我的话,鼓励我,还让我双手抓着她的胳膊用力,4个多小时过去了,我看到‘丫头’的胳膊由红变青”。托合塔亚汗终于平安地生下了一个重达5公斤的女孩。

    2007年7月17日,哈密暴发百年不遇的大洪水,刘玉莲看到自己家的房子没有被水冲塌,她就和丈夫商量,把自己家的被子挑个好的,再买些米面给房子被洪水冲塌了的乡亲送去。

    50岁的吐逊汗·吾斯满流着眼泪对记者说:“‘丫头’是个好人,我们的房子塌了,‘丫头’把自己家的被子拿来给我们,还送来面粉。”

    每年的六一儿童节,刘玉莲都要给村里学校的孩子买100个本子和100支铅笔,这个习惯已经坚持了30多年。记得第一次给学生买本子和铅笔,是跟丈夫要的钱,刘玉莲到学校看到孩子拿到本子和铅笔高兴的样子,心里比蜜还甜。

    平时遇到一些贫困农民付不起药费,刘玉莲也是能少收就少收,实在掏不起的干脆她自己垫付。2000年,村民艾买提·玉努斯在淘坎儿井时摔伤,躺在家里不能动弹。刘玉莲前后为他治疗了两个多月,先后垫付了1500元医药费治好了艾买提的伤。如今已经康复的艾买提说起这事还忍不住流泪:“我的命保住了,给‘丫头’两个金疙瘩都不够还。”

    刘玉莲把自己对维吾尔族乡亲的深情都寄托在工作中。记者在二堡镇党委去年的一份推荐先进的材料中看到:“刘玉莲医生在40年的艰辛工作中,医治患者30万人次,累计为贫困患者垫付医药费3.5万元,为村里贫困学生捐助学习用品价值6000多元。”

    “丫头”在二堡村一呆就是41年,村里的大大小小1000多口人,都找“丫头”看过病,如今“丫头”年龄已经大了,可“丫头”这个亲切的称呼已经深入人心,连村头跑的维吾尔族小巴郎都知道“丫头”就是卫生所里穿白大褂的那个医生。58岁的刘玉莲,这位平平凡凡的乡村医生,挑起二堡村1000多口人健康保障的重担,使“小病不出村,大病去医院”的基本医疗目标在这个全镇最穷的村子成为现实。41年来,她治疗过数十万人次的病人,从来没有出过一次医疗差错。(冯建伟)

(责任编辑: 路弘 )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