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新_文明创建 > 文明监督岗
追踪抗震救灾善款使用情况:社会爱心如何落到实处
     2008-09-19 来源: 中青在线-中国青年报

社会爱心如何落到实处
——中国青基会抗震救灾善款使用追踪记

    从5月18日第一所抗震希望学校在四川绵竹市遵道镇落成至今,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秘书长涂猛已经往四川灾区跑了十几次,每次在那里待上六七天,大部分时间住在帐篷或者县城招待所里。

    截至2008年8月,全国青基会系统已募集抗震救灾资金逾7亿元人民币。7亿元的善款如何花在刀刃上、充分体现社会爱心的价值,是涂猛和中国青基会的工作人员们反复思量的问题。

    活动板房学校诞生:急灾区所急

    9月1日,迄今最大的一所抗震希望学校在四川省广元市青川县关庄镇开学。开学仪式上,这所板房学校的捐助方——宝洁公司亚洲区兼大中华区对外事务部副总裁柯锐思亲切地把涂猛称作“兄弟”。

    3个月前,汶川特大地震发生后的一个月,他曾与这位中国兄弟一起到过这里,“我看到许多工人在搭建活动板房,这种房子防水保温功能很强。这项工作非常关键,许多人可能要在板房里住上两三年。”在柯锐思了解活动板房之前,他的中国兄弟涂猛早已对活动板房的构造和功能非常熟悉。因为四川灾区震后第一个活动板房群就是由他领导的中国青基会负责搭建的。

    这种用活动板房搭建的抗震希望学校被涂猛称作希望工程的一件“产品”,一件应灾区孩子实际需求而开发出来的“产品”。

    “5月15日我就到四川了,跑了绵阳、绵竹、青川等重灾区。”地震发生后,中国青基会把指挥部从北京“搬”到了四川前线,涂猛说,只有在前线,才能了解到孩子们的真正需求。

    住在灾区临时搭建的帐篷里,到处是断壁残垣,看到帐篷学校里的孩子们在日晒雨淋中学习,涂猛心中有了抗震希望学校产品的雏形——能防水、耐高温、能保温、易装卸,经久耐用。

    5月16日晚8时,北京诚栋房屋制造有限公司董事长童继海应中国青基会邀请来到成都。他接到一个陌生人的来电,对方花了足足5分钟的时间向他详细描述了灾区学生当前的需要——“孩子们要上课,但不能总在帐篷里上课”。

    “他在那儿噼里啪啦说了一堆,最后才告诉人家自己叫涂猛。”中国青基会工作人员贺永强回忆当时涂猛给童继海打电话的情形时说,“我们当时很着急,希望孩子们能早一天复课。”

    两天后,第一所抗震希望学校在绵竹市遵道镇开课。这所学校由板房制造商免费搭建。

    透明运作不仅是财务公开

    如何保证7亿元善款花得放心、花得到位?很多人第一个想到的恐怕就是财务公开。

    “不能完全这样看!”涂猛对记者说,“财务公开是任何一个NGO组织必须做到的,这是最起码的。”他告诉记者,财务公开并不代表善款就已经花到位了,“比如,某个NGO把财务公开出来,有一大笔钱直接交给政府相关部门统一‘规划’了,财账是做平了,也公开了,但作为捐方,你知道这钱究竟花在哪个地方、哪些人身上了吗?”

    “我可以确切地告诉你,我们所捐的每一笔钱用在了哪里,是怎么用的,还有青基会提供的对受助方的调查报告、现场照片等等,都可以在我们公司的网站上查到。”招商银行信用卡中心市场企划部宣传策划室副经理丁诗妮介绍,唯一一家与该行有长期稳定合作的NGO就是中国青基会,“我们全国各地的分行、支行员工平时放假会很频繁地偷偷去考察援助对象,从来没有发现过滥用善款的情况。”

    丁诗妮说,自己还参加过青基会举办的学生体育设施招标会,监督向希望学校捐赠的配套体育设施采购全过程,发现这过程“值得信任”。

    据了解,一所抗震希望学校的建设,需要首先经过当地教育主管部门和建设部门对原学校用房进行灾后损失评估出具证明,其次再由青基会工作人员、板房承建单位代表和当地教育主管部门三方评估,最后青基会工作人员还会在板房搭建的现场“监工”,直到抗震希望学校顺利开课。

    能否建抗震希望学校有一套严格的标准——经地方鉴定危房等级为A级、B级的校舍不予考虑建板房教室,危房等级为C级、D级的校舍根据实际情况予以援建。

    8月30日,四川省广元市莲花初级中学校园内,一位校长因为无法得到3间面积为53.35平方米的抗震希望教室感到沮丧,“我原本以为只要申报了就能拿到”。

    这一天,中国青基会工作人员严石、四川省广元市利州区教育局工作人员卢路及北京诚栋房屋制造有限公司生产调度刘海龙一行3人,考察了利州区9所申请增加抗震希望教室数量的学校,两所学校未能通过评估,莲花初中就是其中之一。

    “他们要用板房来做食堂,这是抗震希望学校教学和住宿用房之外的东西,学校正在建的永久性食堂最多半年时间就能完工,用板房过渡这么短的时间,有些浪费。”严石是中国青基会广元地区抗震希望学校建设的工作人员,他和同事贺永强还要在灾区至少待上一个月,监督板房的搭建工作。这两天,两人正四处托人租房,“住宾馆太贵了,租房便宜些”。其实,他俩的住宿费单位可以报销。

    善款数额的多少不是决定性的

    与政府灾后重建计划拟花费的上万亿元巨额资金相比,7亿元的民间善款虽然不多,但却牵动着众多爱心企业及个人的心。

    “刚开始我不明白,活动板房再好,终归是临时过渡用的,为什么不干脆直接援建永久性的希望学校呢?”在与涂猛一起参观灾区中小学校危房前,丁诗妮心存疑问。

    在招商银行援建的向阳抗震希望学校——广元市大石中学原校址危楼前,涂猛算了一笔账,“A、B级危楼只要修修补补就能用,每平方米成本200元,D级危楼由当地政府统一拆了重建,C级危楼目前还没有统一部署,介于拆与不拆之间,如果要维修C级危楼的话,每平方米成本是1200~1300元,相比之下,拆了重建也不过要1500多元一平方米。但不管怎样,这两者至少需要耗时两年,这两年时间内孩子们怎么办?在帐篷里念书?”

    “我们在基金会中募捐的善款不是最多的,但基金会成功与否并不在于募捐数额的大小。”涂猛说,只有对捐方和受方极其负责的基金会才是一个成功的基金会。

    11月,柯锐思将离开中国。在中国工作的4年,他跟着中国兄弟涂猛去过青海、新疆、广西、四川等地的偏远农村,做了很多事,但印象最深的还是希望工程。

    “宝洁和青基会合作了13年,援建了140多所希望小学,每个学校都有调查报告和资料图片,每个合作项目都单签合同,每笔花销都有记录,每年都会收到决算和预算清单。”6月,柯锐思向美国政府派出的一支考察中国公益组织活动的代表团介绍,青基会是宝洁最值得信任的全球公益伙伴之一。

    据了解,汶川特大地震发生后,中国青基会在地震重灾区四川省德阳市以及甘肃省文县等地共援建抗震希望学校教室逾14万平方米,能够容纳近12万名学生。此外,部分救灾善款还被用于开展包括小学生、中学生以及考取大学的高中生等受灾学生的救助工作。 (记者 王烨捷)

    姜力表示:加强监管切实保证救灾款物用于灾民

    姜力强调,下一步将重点从四个方面努力,进一步加大监管力度。一是进一步加强组织领导,靠机制加强监管。部领导负总责,部有关部门各司其职,中纪委、监察部、审计署驻部机构共同参与,建立监管机制,落实责任制,形成监管体系,增强监管工作的合力。点击详细>>>>

    管好每一分钱 甘肃确保救灾款物用于受灾群众

    四川汶川大地震发生后,甘肃也遭受巨大损失。甘肃省委、省政府在研究部署抗震救灾工作时,明确把救灾资金物资的监管任务交给了纪检监察机关。对此,省纪委常委会认真研究,迅速部署,要求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必须严守职责、严明纪律、严格监管,保证管好抗震救灾的每一分钱。点击详细>>>>

    新华时评:拿救灾资金去建办公楼,官德何在?

    新华网北京8月28日电 (记者杨进欣) 审计署审计长刘家义27日向全国人大常委会作审计报告时介绍,对13个省(区)救灾资金审计调查情况表明,2005年至2006年13个省(区)的一些部门和单位将2.58亿元救灾资金用于弥补行政经费、建设办公楼等方面。连百姓的“救命钱”都敢挪用,人们不禁要问,这些人官德何在?点击详细>>>>

(责任编辑: 关心 )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