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新_道德建设 > 家庭美德
妻子眼中的丁晓兵:把完美给部队 将愧疚埋心底
     2006-01-10 来源: :《中国青年报》

    “我当时才没有看上他呢。”陶婉珠笑道。

    “是我看上了她,她是我的第二个俘虏。”丁晓兵也哈哈笑了。

    21年前,带着硝烟从战场下来的丁晓兵住进昆明空军总医院。时任该院代理护士长的陶婉珠是许多人狂热追求的“天使”。她发现这个嘴巴甜甜的“小丁”很坚强,却没想到此人后来成了自己的丈夫。

    1988年结婚至今,他们搬了四五次家,不论到哪儿,都必须给丁晓兵专门留出一间做书房。每天看书两小时,丁晓兵雷打不动。家里房子是部队的,家具是部队的,只有那3000册藏书是自己的,那是无价之宝。丁晓兵有著名的“三不怕”:不怕别人说无情,不怕别人说没钱,不怕别人说没用。但是,他怕没思想、没文化。陶婉珠说:“有人觉得纸醉金迷是享受,他觉得写字画画才是享受。”

    人们用“善于把伤口描成鲜花”、“追求完美”来形容丁晓兵,陶婉珠笑了:“他把完美的一面给了部队,把不完美给了家里。记者们问,丁政委优点是啥?我说,我咋看他一身缺点呢。”

    丁晓兵小时候临帖临过“严于律己,宽以待人”几个字,长大后,他把“宽”的范围延展到干部战士以及素不相识的需要帮助的人,却把“严”的范围扩大到家人和亲戚。

    团里给丁晓兵配有专车,陶婉珠和儿子绝少有机会坐。“我问他,你为什么不让我坐?他反问,我凭什么让你坐?”陶婉珠讲,“有回他去师里开会,我在师部医院上班,他硬让我坐公交车,转了几次车到师部时,他早在那儿了。我气坏了,硬是从他身边走过都没理他。有时看到别的干部家属,他都会让人家上车。不过后来我也理解他了,他是想维护一些东西,没办法。”

    丁晓兵让妻子“忍气”的事情不只一件。团里以前有个股长被安排转业,他不愿走。一天,这个股长找借口来到丁晓兵家,说要取走一个战友的箱子,丁晓兵正在外面开会,就在电话里对妻子说“等我回来再说吧”。陶婉珠转达了丈夫的话,结果这个股长出言不逊,骂得很难听,还说“一只手有什么了不起啊”。陶婉珠火了,在楼道里和他吵了起来,委屈得哭了半夜。

    后来这个干部想转业到南京,最后没办成,又带着档案回到驻地,最后准备安置到驻地一个机关工作。正巧这个单位的分管领导与丁晓兵关系很好,就打电话询问,“这个干部怎么样?”丁晓兵说,这个干部不错。在一旁听着的陶婉珠委屈得只掉眼泪。

    多年以后,得知详情的这位领导对丁晓兵说:“你当时一句话,这个干部我就不会要。”丁晓兵说:“做官一阵子,为人一辈子。不管别人对我怎样,我只管对人一心一意。”

    丁晓兵的心里放着干部,也放着兵。每次雷雨或者台风天气,他都要半夜亲自去查哨。这时他的心细让人吃惊,刮风了,他会提醒给哨兵送去钢盔,以防吹断的树枝砸到他们;下雨了,他会提醒哨兵看看特勤连晒衣场的塑胶板是不是完好无损。

    丁晓兵有一双大头皮鞋,那是他的“宝鞋”。陶婉珠很久以前给他买的,旧了他也不舍得扔。驻地山林有时会失火,丁晓兵每次就穿着这双厚底儿的大头皮鞋“冲锋陷阵”。有了这双“宝鞋”,烈焰和灼热的地表也奈何不了他。去年驻地附近的山上又发生火灾,丁晓兵穿起“宝鞋”前去灭火,回来后发现“宝鞋”不幸“负伤”了,一只鞋前面的线已经开裂,张着“鳄鱼大嘴”,露着脚趾,丁晓兵连呼“可惜了”“可惜了”。

    陶婉珠很怀念结婚以前,丁晓兵常给他写信,很浪漫,现在全无了。“吵架也不吭声,打架打不过只好作罢。估计他是把我琢磨透了,所以也不理我这么多,也不怕我跑掉。”陶婉珠笑着说。

    丁晓兵不太喜欢和她一起出去吃饭、逛街,嫌浪费时间。他惟一依赖妻子的就是为安排干部家属,需要去地方找路子,一定会带着她,陶婉珠说,“他觉得有女的在旁边,人家总要给点面子。”

    丁晓兵也有心情不好的时候,表现就是闷不吭声。“我安慰他的方式就是给他做一碗他最爱吃的蚕豆炖鸡蛋,这是合肥小吃,从婆婆那里学来的。”陶婉珠说,“在我眼里,他不是什么英雄,就是我丈夫。能为他分担一点,也挺幸福的,我就当是他的右手吧。”(记者 赵飞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