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地方传真
李学生:农民工的人生壮举
     2005-03-23 来源: 人民日报

  2月28日,李学生遗体告别仪式在温州市殡仪馆举行。女儿手捧父亲遗像,泣不成声。 崔申义摄(新华社发)

  一个英雄的故事到处传诵。

  在许多城市,农民工是一个庞大的群体。他们默默无闻地辛勤劳动,为城市的建设和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他们把打工所在地当作第二家乡,不因位卑而忘却社会责任,不因平凡而失去奋斗勇气。李学生就是农民工的优秀代表。他的事迹从一个侧面展示了广大农民工所具有的闪光品质。

  英雄的行为从来都不是偶然的。李学生能够在生死关头表现出异乎寻常的勇气,是和他具有高尚的思想品格和道德情操分不开的。他热爱生活,乐观向上,用平常之心对待生活和困难,不向贫穷和不幸屈服。他工作勤恳,用感激之情对待工作,用真诚之心对待他人。他为人诚恳朴实,善良厚道,尽其所能济弱帮困,常有扶危救险之举。这种高尚的品德情操赢得人们的尊重。

  李学生是广大农民工兄弟的楷模,也是当代青年人的榜样。人与人之间多一点理解,多一点宽容,多一点真诚,多一点谦让,多一点友爱,多一点奉献,我们的社会必将更加和谐美好!

  3月23日零时,记者轻点鼠标,在网址为http://lxs.netor.com的"见义勇为英雄李学生纪念堂",见到已有23506人上网访问,3478人发表评论。

  时间定格在2005年2月20日下午的那一刻,4岁女孩彭媛媛和8岁男孩小瞿正在金温铁路温州市黄龙段马坑隧道口铁轨上玩耍,急促的火车汽笛声使两个小孩惊慌失措,呆立不动。悲剧即将发生的瞬间,过路的李学生箭一样冲上铁路,抓住小瞿甩到路旁,接着又返身冲到另一侧去营救较远的媛媛。就在李学生刚抓到小媛媛的瞬间,带着巨大惯性的火车撞飞了他俩。小媛媛当场罹难,李学生壮烈牺牲,小男孩保住了性命……

  他完全可以顿住脚步,判断一下火车的距离和速度,可他没有!他完全可以在救下第一个孩子后,顿住脚步,评估一下再次救人的风险和可能,可他没有!在他人生命的危急关头,李学生用自己的生命完成了一次撼人的壮举。

  "打工就要像个打工的样子,干啥务啥,学啥精啥,就得像给自家干活一样,不能使假、偷懒,要对得起工资,对得起良心。"

  李学生的家乡商丘市睢阳区包公庙乡中华楼村,是全区最穷的村子。李学生自幼家境贫寒,为照顾久病的母亲和供养弟弟上学,很早就辍学务农。母亲去世后,十几岁的他便和父亲一起分担起家庭重担。"这是个苦命的孩子,也是个实诚的孩子,没有半点儿虚心眼儿。"说到他,张乾秀大娘泪水纵横。

  在苦撑了几年之后,李学生背起简单的行囊,融入打工者的人流。在北京西站磨练了一年之后,1997年10月,李学生只身来到市场经济发达、个体企业密集的温州市,在鹿城区个体企业金有利鞋厂当了一名学徒。这一干,就是8个年头。

  "打工就要像个打工的样子,干啥务啥,学啥精啥,就得像给自家干活一样,不能使假、偷懒,要对得起工资,对得起良心。"李学生常跟工友们说这话。他勤奋学习,技术精益求精,很快就从徒弟熬成了师傅,而且上下工序样样精通,成了全厂为数不多的多面手。

  金有利鞋厂的老板程定华讲述了李学生两件事。1998年10月29日晚上,厂子突发火灾,火势异常凶猛,在场的工人都被吓愣了。李学生把衣服浸湿,往头上一顶,率先冲进火海,抢出了易燃的橡胶原料,又几番进去抱出几只生产用的煤气罐,避免了更为严重的爆炸后果。

  程定华提拔李学生当了车间管理员,后来又让他兼任工厂的门卫,负责全厂安全保卫、进货出货、人员接待等事务。为履行职责,看管好厂子,李学生工作得很投入。来厂打工8年,他只回过4次家。老板和员工都知道,他不光是为了省路费,更多是因为过节、农忙时厂子缺人手,怕出事,不忍心请假。有了李学生这个"全都管",程定华不管出差走多远,多少天,都非常放心。

  李学生敢于直面人生。他29岁结婚,31岁丧妻,抚养着幼小的女儿。面对沉重的压力,他依然保持豁达乐观的人生态度。

  "咱村的路太差了,一下雨啥也运不出去,得想法儿把路修好点儿。我要是挣到了钱,一定自己来修!"

  "李学生是个热心人,软心人,自己的日子艰难得不行,还总想着别人,尽力帮着别人。"无论是他村里的邻居,还是同在异乡务工的老乡都这样说。

  在豫东农区,小麦是口粮又是现金收入来源。然而那次,李学生为帮助年老体弱的邻居雨中抢收,竟淋坏了自家一季的小麦。风雨中,当李学生气喘吁吁地说明真相时,父亲流下了泪。

  就在这次麦收请假回家那阵子,听说村民李学彬因为路滑、车坏、缺人手,西瓜泡在地里卖不掉,李学生主动帮他摘瓜,修理小四轮,并花了整3天时间,起早贪黑到十几公里外的集镇去叫卖,让一季种瓜的心血没白费。

  说到李学生的善良和孝顺,父亲李洪深的泪水咋也憋不住,"这孩子的心太好了。"那是1983年的秋天,李学生卧床不起的母亲病情越来越重,家里为给她看病已经变卖了所有值钱的东西,连吃饭都成了问题。突然有一天,母亲说:"娘想吃肉。"李学生的泪水夺眶而出,说:"好,我现在就去买。"母亲说:"娘知道连买药都没钱了,说说算了。""谁说的,有钱!"

  李学生出门后就失声痛哭。他原本真有10元钱,那是他头天上学在路上捡的,犹豫了一整夜,想到失主的心情、学校的教育,当天刚刚上交到老师那里。于是,他只好再次从邻居那儿借了钱,买回来一斤肉,做好了端给娘。娘坚持只吃一半,另一半给儿子。学生实在拗不过,就佯装外面有人叫他,端着碗跑了出去。第二天,他把头天自己一块也没吃的半碗肉菜热了热端给娘,哄她说是头天买的肉多,分作两顿吃。

  在他牺牲后的一天,邻村客运专业户王胜伟找到了学生的父亲,满眼是擦不干的泪水。"大爷,您知道吗?我这车上可有学生兄弟借给我的2000元钱呐!要不是他帮助,我咋有今天的好日子!"过去他和学生一起都在温州打工,两年前,他想筹钱买辆面包车跑客运,李学生知道后,就紧紧手借给了他,连个借条也没打。"我知道学生眼里都是好人,肯定没有记底子,这就赶紧跟您说明了,这笔良心账,我今秋一定全还上!"

  中华楼村党支部书记李学仙跟记者讲了这样一件事:前年,李学生得知村里小学危房改造因缺钱陷入停顿,就给父亲打电话问:"您手头还有多少钱?"父亲说:"加上你刚捎来的不到900元。""村里小学房子快塌了,您拿800元钱交给村里建房子,等我下月发工资了再给您寄点儿。"

  李学仙说,就在学生最后一次回家时,还跟他说想为村里发展出点儿力。李学生说:"咱村的路太差了,一下雨啥也运不出去,得想法儿把路修好点儿。我要是挣到了钱,一定自己来修!"他还说:"回到厂里我跟老板说说,争取他来中华楼村投资办鞋厂,把咱村经济带起来,让老少爷儿们都能挣工资,有事干,有钱花!"

  "他是大哥,更是知心朋友。刚来时,帮我找工作,教我学技术,还在生活接济不上时,30块、50块地给我。"

  李西团是李学生的同村人,1999年通过李学生的介绍来到温州打工。

  13岁时,李西团的父亲去世了,接着母亲另嫁他人,不久弟弟也死了。"当时真的没法活下去,哪里还有路走?"李西团仰天长吸一口气,试图咽下满眼泪水。"我跟学生都有相同的命运,一样的家境,格外投缘。对我来说,他是大哥,更是知心朋友。刚来时,帮我找工作,教我学技术,还在生活接济不上时,30块、50块地给我。"

  这些年来,光是他介绍到温州打工的村里村外的老乡就有四五十人。而且个个都在经济上或多或少得到过他的接济,不少人都在找不到工作时到他那里吃住。老乡们一见他,就说俏皮话,"到了温州找学生,管吃管住管找工"。

  "要知道,在我们打工族这个圈子里,百儿八十块钱的周济,对双方来说都很是一回事儿。"老乡们说,李学生平时不抽烟不喝酒,也不打牌,生活非常节俭,常常白米咸菜凑合,连肉都舍不得吃,可对别人他又很慷慨。他挣的那点儿工钱,除了养家糊口,就是救急解困帮助人。干了8年,直到他去世,也只有几千元存款。

  说起李学生的事迹,乡亲们似有太多的话题。1989年6月16日,当时8岁的李超到村东头的大塘里洗澡,刚往里一走,便突然沉了下去,同去的几个孩子吓得哇哇大哭。大塘春天时刚刚淘过泥沙,里头大坑连大坑,足有1丈多深。李学生来了,没有片刻的迟疑,纵身跳进塘里摸了几个上下,终于把快要淹死的小李超推上岸来。他自己由于腿抽筋,也沉下去喝了不少水,在大伙的帮助下,才摆脱了死神的纠缠。

  没多久,还是这个水塘,不到3岁的李小伟随洗衣服的奶奶到塘边玩耍,不慎滑入塘中。在不远处干活的李学生听到奶奶的呼喊,又一次义无反顾地跃入水中,几经潜捞,终于救起本无生还机会的又一条生命。(记者 戴鹏 袁亚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