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新_精神培育 > 时代精神
“丫头罕 医术好 人更好”——记乡村医生刘玉莲
     2007-08-22 来源: 人民日报

刘玉莲正在为群众看病。记者 王慧敏 摄

    58岁了十里八村的乡亲们仍习惯地叫她“丫头罕”。“罕”,在维吾尔语中表示尊重。

    “丫头罕”的真名,叫刘玉莲。

    小丫头干出了大业绩

    41年前,刘玉莲随父母从甘肃来到新疆哈密市二堡镇拱拜湾落户。

    拱拜湾地处丘陵,是个以维吾尔族人为主体的村子。

    这里自然条件恶劣,干旱少雨,村边那条小河,除了夏季遇到山洪时有水外,一年到头尘土飞扬。村子周围绵延不绝的山峁峁上,除了瘌痢头般长着些骆驼刺、芨芨草外,别无长物。

    但最让村民忧虑的,还是缺医少药。

    爱劳动,脾气好,又有初中文化的刘玉莲,很快便被老队长玉努斯·铁木尔看中了。村里敲锣打鼓送她到县里参加了“赤脚医生”培训。第二年,这个扎着大辫子、满脸稚气的小姑娘就成了“赤脚医生”。

    玉努斯的确没有看错,在此后的岁月,刘玉莲把村里的医疗卫生事业搞得红红火火: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除害灭病,甲亢、肺结核普查普治,天花病歼灭战;八九十年代的计划免疫、传染病防治、妇幼保健;本世纪初的抗击非典、高致病性禽流感防控、新型农村合作医疗等,拱拜湾都是县里的先进。41年来,刘玉莲医治患者30余万人次,从未出过一次医疗差错。

    “丫头罕,医术好得很!”

    第一次行医经历,刘玉莲至今记忆犹新:

    那是参加完培训回来的第二天傍晚,正在做饭的刘玉莲,听到急促的敲门声。“头疼,头疼得很……”,是帕旦木汗大妈。刘玉莲忙把老人扶到炕上躺下,一量体温,40.4度!是不是看错了?重量一次,还是40.4度。

    初次给人看病,刘玉莲比病人还紧张,打针时手哆嗦个不停。最后,总算按照培训班上学的要领完成全部医疗规程。可她的心呢,在不停地狂跳……病人的呻吟声渐渐地小了,呼吸也越来越均匀,慢慢地,病人睡着了。刘玉莲也一屁股坐在地上,汗水早把衣服湿透了。

    首战告捷,刘玉莲却怎么也兴奋不起来。她在当天的日记中写道:要给病人解除痛苦,自己首先必须把本领学好!

    白天,她肩背药箱,走村串户给村民诊病。晚上,她就着昏暗的煤油灯啃《赤脚医生手册》、《新针疗法》等书本。对于只有初中文化的她,阅读专业书难度可想而知。不过,凭着惊人的毅力,大凡那个时代在农村能找到的医疗书籍,她差不多全搜罗来看了。为了找针感,她在自己的头上、手上、脚上、腿上反复地扎……

    功夫不负有心人。刘玉莲的医术在十里八村出了名。二村的、四村的、七村的……拱拜湾的村卫生所里,从早到晚坐满了病人。

    村民玉素甫·买买提患支气管哮喘多年,脖子上还有一个硕大的甲状腺瘤。到城里多家医院求医问药,不见好转。刘玉莲用针灸疗法结合药物治疗,两个月后,玉素甫·买买提的支气管哮喘不犯了,脖子上的“大疙瘩”也慢慢消失了。老人逢人便伸出大拇指说:“丫头罕,医术好得很!”

  “给丫头两个金疙瘩都不够!”

    “丫头罕,医术好,人更好。”这是乡亲们对刘玉莲的又一评价。

    村委会主任玉素甫·阿不力孜告诉记者:刘玉莲总是千方百计替病人着想。治病时,出诊费、治疗费全免,量个血压、扎个针,从不收钱。开药,从不多开;输液时,从不离开病人半步,等到输完拔掉针头,还要观察一阵才放心地离开。

    40多岁的艾曼提·玉努斯,挖坎儿井时从25米的高处坠下,腰腿骨折,躺在家里不能动弹。两个多月,无论刮风下雨,刘玉莲每天骑自行车到艾曼提家为他治疗。艾曼提家里困难,刘玉莲为他垫付了1500元医药费。如今,已经康复的艾曼提说起此事就热泪盈眶:“我的命保住了,给丫头两个金疙瘩都不够!”

    给病人垫付几元乃至几十元钱医疗费,在刘玉莲,是家常便饭。41年来,刘玉莲累计为贫困患者垫付医药费超过了3万元。要知道,刘玉莲的月薪仅为350元!她的话很朴实:“都是碰头打脸的乡亲,怎能见死不救?自己家里也不富裕,平时生活,能省就省呗!”

  最开心大家都叫她“丫头罕!”

    在拱拜湾村,由刘玉莲亲手接生的孩子,少说也有三四百个。百分之百的成功率!而她自己的孩子,却因工作太忙耽误了治疗而夭折……“身为医生,连亲生骨肉也没能照顾好!”刘玉莲深感内疚地说。

    其实,她内疚的还有很多:几十年来,她家那个“老倔头”为她付出太多太多。她把家里的家底拿出来为病人垫付医疗费,丈夫吴正义最多也就嘟哝几句,转身又把自己种地、卖羊的钱,让刘玉莲拿去救命了。

    对弟妹们,她有内疚。每年的“六一”儿童节,刘玉莲都给村里的孩子买100个本子、100支铅笔,这一做就是30多年。记得第一次给学生买本子和铅笔,是跟丈夫要的钱。刘玉莲看到孩子们拿到本子、铅笔时高兴的样子,心里比蜜还甜。可回到家里,看到上小学的弟弟和妹妹用的还是白纸订的本子时,一下子愣了。她怎么没有想到留一两个本子给弟妹呢?可是她再也拿不出分文了……

    41年过去了,当年甩着两根大辫子的刘玉莲,如今已是满头华发。尽管她先后获得“民族团结先进个人”、“优秀共产党员”、“模范乡村医生”等多项荣誉,但她说,最让她开心的是,村里无论大人小孩见面时都亲切地叫她:“丫头罕!” (记者 王慧敏)

(责任编辑: 张东红 )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