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思想道德 > 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重庆歌乐山见闻:“黑车野导”困扰红色旅游
     2005-08-30 来源: 新华网

    重庆歌乐山,树木青翠,溪水潺潺,这里的白公馆、渣滓洞、松林坡等红岩魂景区闻名遐迩。然而,正当红色旅游方兴未艾之际,歌乐山的"黑车野导"却日益猖獗,欺客宰客事件不断发生。

    今年以来,许多游客纷纷投诉歌乐山"黑车野导"。前不久,一位游客携家人在这里遭受"黑车野导"的欺诈,他愤然表示:"我们本是怀着崇敬的心情来纪念革命先烈的,孩子本是来接受革命教育的,没想到'黑车野导'为红色旅游抹了黑!"

  25元的游览费,"野导"竟要80元

    记者近日乘出租车来到白公馆停车场,刚一下车就被一群人团团围住,劝说记者坐他们的车参观,只要花80元,就能乘车游完6个景点。记者好不容易摆脱了他们的纠缠,顺山路拾级而上,走向白公馆。一位妇女见记者操外地口音,于是紧跟上来说:"爬山去白公馆很累,其他景点就更远了,山路不好走,坐车都要走很久。"记者坐上了她的"黑车"。

    "导游"自称小何,记者走进松林坡检票口时,看到歌乐山革命纪念馆所立的价格牌,上面写着:乘纪念馆的大巴车游完6个景点共需25元,有讲解员。但这时,小何假装无意地走在价格牌一侧,一边对你解说,一边有意识地用遮阳伞把价格牌遮住。

    小何说,景区内也有讲解员,但是一个景点就要收50元讲解费。后来,记者向有关负责人查证得知,正规讲解员一分钱费用都不收!

    小何向记者透露,她每带一次队,无论人多人少,只得10元钱,其余全交给老板。那么,除去门票和小何的收入,记者所交的80元中,有55元进了老板的腰包。

    小何说,她的老板有4辆车,有实力的老板还有七八辆车,她一个人在旅游旺季里一天可以接四五趟生意,每趟几乎都是5人以上。

  宰客刀刀见血,开票落落大方

    "黑车"宰客刀刀见血,但给游客开发票时却落落大方。记者付完80元后,小何爽快地开了一张100元的正规发票,上面盖着地税局和重庆三峡旅游有限责任公司的印章。据了解,"黑车野导"常备门票、导游费、车票等3种发票。

    "黑车野导"为何如此猖獗?"不是我们管理不到位,而是他们在和我们作对呀!"歌乐山革命纪念馆一位负责人这样回答记者的疑问,"我们在红岩魂广场竖立了一块大牌子:从广场到白公馆和渣滓洞分别是1.2公里和2.4公里,可是牌子竖起不久就给人拆了。"

    这位负责人因屡次和"野导"发生冲突,不愿透露姓名。他说,从事此行业的都是社会游民和当地农民,他们大约从10年前就开始"白手起家"地"创业"了。开始只是十几个人在做,后来越做越大,现在竟发展到100多人、35辆车。由于其势力越来越大,他们和纪念馆一方经常发生矛盾。

    由于这些"黑车野导"的非法性和暴利性,歌乐山革命纪念馆严禁"野导"进入参观区,即使他们买票也不行,甚至为此调来一辆车身上印有"城管监察"字样的汽车专门守在渣滓洞门口。"野导"则进行变通,在检票口外把所有的讲解内容一次性讲完,再让游客自己慢慢参观。

    后来,纪念馆又派人到停车场向游客讲明真相,可是受到"黑车野导"的抵制,据说,双方曾经拳脚相向,纪念馆只得请出运输管理执法人员执法,却往往激起更大的风波。

  管理部门果真无计可施吗

    几个部门联合起来竟治服不了35辆"黑车"?沙坪坝区交管所执法队队长周明告诉记者,罚款没有用处,他们往往以"要钱没有、要命有一条"为由而拒交罚款;如果扣车,他们就会群起而攻之,甚至煽动不明真相的群众阻挠执法。

    除执法难外,歌乐山景区服务不完善也为"黑车野导"提供了生存的空间。白公馆停车场是一个小谷地,由于指示牌不清,外地散客并不知道走哪条路。往往就在游客感到迷惑的当口,"黑车"的拉客娘子军们就会蜂拥而上。

    此外,对欲乘坐纪念馆旅游车的散客来说,买门票后必须等凑齐一车的人才能出发,一等就拖很长时间,而乘"黑车"就可以马上出发,哪怕1个人都可以成行。

    既然"黑车野导"难以"打压"住,那么管理部门能否给他们办证办照、使之合法经营并接受规范管理呢?

    "不行!"重庆市沙坪坝区交管所党支部书记丛培成说,这些"黑车"车主都是"散户",歌乐山地势险要,道路急转、连转弯多,是事故高发段,他们一旦出了问题或事故就百般抗拒执法,交管部门就会承担责任。况且,就是把"黑车"吸引进来,他们也不见得按规定交费。据了解,一辆正常营运的车辆第一年需缴纳各方面的手续费共计8万元至10万元。从第二年起,车主每月需支付养路费180元、运输管理费100元,还有保险费、税费、车船使用税以及一年1200元路桥费等,这些费用负担起来并不轻松。

    歌乐山景区管理者也拒绝把"野导"正规化。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红岩魂正规的讲解员必须通过重庆市文化局组织的讲解员等级考试,普通话也有相应要求,工作时必须佩戴工作证件,并且配有统一的工作服。

    丛培成说,"黑车野导"已成为全国性难题,即使各部门联合执法,也只能见效一时。那么,管理部门果真无计可施吗?(完)(记者王金涛、王婧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