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思想道德 > 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岂能夹缝中求生
     2006-02-22 来源: 光明网

    “歌乐山革命纪念馆门票价格可能要涨价了。”2月16日,在新华网的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有这样一则新闻。

    景区涨价本来算不上什么新鲜事,但歌乐山革命纪念馆有个特殊的身份——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因此,对于此次涨价,在相关部门举行的听证会上,就有了所谓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是应该坚守“公益性”还是“市场化”的争论。在这场争论中,我们大多数人只是游离于其间,却很少有人去架桥,“公益性”与“市场化”真的相隔甚远么?仔细思量,这似乎是一个伪命题。

    市场决定角色。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如今面对的不再是靠发一张红头文件就来的“文件观众”,而是有选择权的“市场观众”。仅有崇高但“单薄”的红色激情,却被剥夺“市场化”的权利,这未免对歌乐山这样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的角色定位显得不大公平:一方面被赋予太多的“不能承受之轻”的道德色彩,另一方面一个不容忽视的现象是,在国内旅游市场,刚刚兴起的红色调还远未建构起自身应有的地位。

    事实上,爱国主义教育基地这样的红色景点,日常维护和进一步发展资金应来自于国家拨款,但是当前情况下,面对资金缺口的层层下压,“中央资助一点、地方财政支持一点、教育基地自筹一点”的三层阶梯很难顺利衔接,而出现象淮海战役烈士陵园被圈地建商品房之类的咄咄怪事也就不足为奇了。

    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似乎真的是在夹缝中求生存。

    一方面,票价上涨成了自然首选。“涨价”自然不是一个好名声,毕竟,在很多旅游景点,一次涨价的结果往往只是为另一次涨价作了铺垫,完全背离了当初涨价时信誓旦旦的诺言。因此,要“涨价”就避免不了“得了便宜卖乖”的嫌疑,背负着“爱国主义教育基地”的歌乐山革命纪念馆有用去行为去证明的勇气么?还是仅仅把票价上涨当成是“速效救心丸”?从某种程度上说,我是同情歌乐山的涨价行为的,毕竟,五元的单一景点票价,凭良心说,与动辄上百的某些景区相比,不能算高。

    另一方面,票价上涨并非解决所有问题的不二法门。这个观点,似乎随时响彻在为了每一次涨价行为而召开的“略带象征意义”的听证会上,但每次都无果而终。多渠道的创收方式,对于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来说,应该是一种优势,挖掘,开发,宣传…素材并不难找,难的是“请进来,走出去”的勇气,守株待兔式的管理模式事实证明已不可行,借鉴国外的先进模式也未尝不可。

    提到烈士,又说到钱,把他们联系到一起,我真觉得不大好意思。衷心希望爱国主义教育的传承意义不要在这夹缝中被约束。(王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