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思想道德 > 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壮乡父老自发立碑纪念红七军跳崖牺牲七烈士
     2006-04-07 来源: 人民网

    76年前的战火硝烟看不见了,但76年前的悲壮喊声流传到今天,每当叙说从前,许多村民似乎还听得见。村民说,他们纵身跳下悬崖绝壁的瞬间,历史一定会看得见。

    1930年5月13日,中国工农红军第七军第三纵队第三营第八连七名战士为掩护部队,由于地形不熟而误上孤山,在敌我力量悬殊的战斗中,在弹尽粮绝之时,在退路是悬崖绝壁之际,不愿做俘虏的七勇士,高呼着他们终生信仰的口号:“中国共产党万岁!红军万岁!”最后手挽手跳崖牺牲。

    76年后的今天,2006年4月5日,中国又一个传统清明节,在七烈士跳崖牺牲的所在地——广西百色市平果县榜圩镇乐圩村江宏屯的百战山脚下,一座由江宏屯全体村民自发捐建的七烈士墓揭碑了,一场由普遍群众自发组织的公祭先烈活动开始了。

    村民代表流着热泪哽咽着读祭词:“从今往后,你们不再寂寞,不再凄凉……你们的英雄事迹永远活在人们心里,与日月同辉……”

    清明时节,除了祭拜自家的先祖,还不能忘却什么?还必须祭拜什么?壮族山村质朴的父老乡亲这个自发自觉的行动告诉人们什么?让我们透过一个个问号,去追寻问号背后发人深思的叹号!

    76年前的百战山枪战声

    83岁的战斗目击者韦玉莲老婆婆向我们诉说,94岁的跳崖目击者蓝虾桂老人向世人诉说,众多的回忆文章向历史诉说,诉说着当年惨烈的一幕——

    1929年12月11日,百色起义爆发,成立中国工农红军第七军,同时成立右江苏维埃政府。红七军军长是张云逸,总政治委员是邓小平,总指挥是李明瑞。韦拔群任红七军第三纵队司令员、21师师长。

    1930年3月初,为了巩固右江苏维埃政权,右江苏维埃政府决定把江洲、黎圩、榜圩、乐圩四个屯的赤卫军组成右江赤军独立营。5月13日,红七军第三纵队第三营营长高潮奉命率领200多名指战员从今巴马赶至江洲,计划配合右江赤卫军独立营挺进那马,攻取武鸣,开辟大明山革命根据地。当部队行至乐圩时,遭到当地反动武装黄贵朝、韦永彦、黄明甫等率领的800多豪匪的拦击。红军与敌人展开了激烈的战斗。

    因为敌众我寡,第八连连长鲜朝恩奉命带领六名战士掩护部队撤退。由于人生地疏,断后部队边打边撤,看到一座连绵的山岭便退至山上,反动豪匪迅速包围整座山,并大叫“你们上了这座山,插翅也难飞了,快下山投降吧!”“缴枪不杀,快快投降!”

    当七位红军战士退到山顶才发现,这座山看起来起伏有势,却是一座孤山,山背后竟是悬崖绝壁!

    为了向反动政府邀功,敌人突然喊起“抓活的有赏”,敌人更团团围了上来。在敌人间,一个指挥官模样的喊叫得最有力,驱赶着匪兵步步进逼。鲜朝恩连长命令士兵集中火力打掉这嚣张狂妄的指挥官,一阵枪声,这个敌人指挥官应声倒毙在石岩上。敌人恼羞成怒,不再敢“抓活的”了,重新发出“全部消灭”的命令,疯狂地向红军占据的山头猛扑,战斗异常激烈。

    七位红军战士临危不惧,利用有利地势与敌人战斗了一整天。到了傍晚,子弹打光了,敌人蜂拥而上,战士们奋不顾身扛起山上的石块当武器,狠砸群敌。山上“石弹”打完后,当敌人再次蜂拥到山顶,红军七勇士把自己的枪砸烂,站在峰颠上振臂高呼:“中国共产党万岁!苏维埃万岁!红军万岁!”然后手挽手纵身跳下山崖,全部壮烈牺牲。

    这是一支直属邓小平、张云逸领导的红七军部队,也是直属“拔哥”韦拔群司令员领导的正规部队。他们来自于普通,却留下了不朽!正是这样无数的英勇战士,成就了中国工农红军的伟大英名。在百色起义中,有5000多名红军将士在各种战斗中牺牲,其中在百色起义纪念馆

    有姓有名者4000多名,无名英雄有1000多名。七星山7勇士就是其中的无名英雄,而且是没被记录在纪念馆里的无名英雄。我们在纪念馆的烈士名单中仔细寻找,就是找不到记录七勇士悲壮一幕的笔墨。

    “青山厚土残阳照英魂,勇士赤胆丹心传万代。” 正如百战山七烈士墓所撰的挽联所写,在那烽火岁月,有许多无名战士长眠于硝烟战火中。但他们的精神及壮举存留于人们心中,并一代代地传递下去。

    76年后的江宏屯爆竹声

    2006年4月5日中午,清明节,百战山脚下。百战山七烈士墓揭碑仪式暨七烈士清明公祭活动在这里举行。百色市平果县榜圩镇乐圩村江宏屯的全体村民,附近村屯的热心群众,榜圩初中、榜圩中学的师生代表,以及榜圩镇政府的有关同志,共200多人参加了这一场由群众自发组织的缅怀革命先烈的活动。

    如果不是亲自面对,人们也许不会明白村民的质朴与执着。“哪怕是乞丐死在这里,我们也要给他修个墓,清明要拜拜,何况是红军。”村民说。

    负责此项活动的两个小伙子是不是党员呢?韦鹏、陆地贵不约而同地说,“我们不是党员,也应该做党员该做的事。”并补充说,“村里同志都要求我们要入党呢。”

    说起修墓的最主要动因,两位小伙子的总结是“富而思源”。十年前,江宏屯全是草房和泥土房,现在90%以上是楼房和砖瓦房,农民的摩托车、彩电甚至农用车很普遍,全村基本上户户有电话了。最体现村民生活好的方面可从文化生活看,作为90户400多人的村屯,年年春节都会自我组织游园、组织老人照相等集体活动。村里出了不少大中专生,也出过全运会的举重冠军、乡镇领导等人物。屯里成立学生会,年年组织修路、理发、游园等活动,已坚持了10多年。

    江宏屯家家户户有自来水。当年,村民要喝水,只能摸黑到多达77个阶梯的地下溶洞里挑水,所挑的是半桶水来半桶泥。1994年,村民自筹资金建起了全村人的水塔。凡是事关全村的事,人人都会行动起来。

    村里与邓小平同年出生的、现年103岁的老人韦忠信曾对村里的年轻人说:“现在生活一年比一年好啊,自盘古开天地以来,哪个皇帝不征收农民税,现在的政府就不征收农业税,这是农民的福啊。”他告诫年轻人要“知恩图报”,要“饮水思源”,多做点对得起国家的事情。

    今年春节初一,全村人吃完饭在聊天时,不自主地又是聊到七烈士墓的老话题上。有村民提出,每年去祭拜,连放花圈的地方都没有。有人提出,不能再等了,我们可以为烈士建墓。当时有人担心,不知村民是不是全部人拥护,不料议题一出,在场村民全部支持,当晚就捐了296元建墓款。村民还表示,要把勇士当作我们的祖辈,既然他们死在这里,每年就要像庙会一样搞纪念活动,要让下一代清楚这个事件,否则再过若干年,下辈会认为这是个假的传说。说干就干,初二,村民去察看地形,初三就开始动工了。

    要建造七烈士墓,村民缺的是钱,有准备建房子的村民说,“我备有建房的水泥,你们建烈士墓要多少就拿去多少。”从详细记录的募捐册上可看,村里村外的人都捐了款,除了村民外,还有教师、学生、现役军人、镇上市里的干部,还有捐5角钱的小朋友韦柱、捐10元钱的103岁老人韦忠信。在捐物上,有捐粗砂的,捐石灰膏的,捐水泥砖的,还有捐旧火砖的,凡是建造烈士墓应有的物资都有捐赠。据统计,4月4日、5日两天群众就捐了3040元,前后收到捐款6896元。

    今年春节初五,一狩猎村民说发现山崖上有露出地面的人骨头,于是村民便爬上陡峭的山崖上寻找红军的遗骨。村民说,说也怪,第一次上去找遗骨,晴朗的天突然下起雨来,村民认为是上天感动了。后来,村民找到三处有骨头。村民认为,这些遗骨一定是当年红军的,因为在这么陡峭的山崖上,按风俗习惯,村民不会将先人葬在这种不平不整、怪石嶙峋的地方。

    接下去的一个多月,每天上午,在七烈士墓地便会响起三个大响炮,听到响炮后,有空的村民便自扛工具到墓地无偿做工。年轻的小伙子怎么也想不到,村民的热情一次次燃烧着他俩的心,村里上至80多岁的老人,下至几岁的小朋友,都去捡石块垒墓台。一帮小学生更是勤快,小小年纪,排成一条龙在不断地传递着小石头。甚至还有一只手的残疾村民自始至终地参加所有的义务劳动。

    施工期间,早春阴雨连绵,村民不顾山路泥泞难走,硬是用肩挑背扛,在没有一分钱报酬的情况下,把一个象模象样的烈士墓碑建成了。墓碑建在百战山陡峭的山脚下,并不影响任何耕地,墓区占地约60平方米,墓地分三级台阶,刻有“革命烈士纪念碑”字样的碑高约6米。

    清明节这一天,江宏屯父老乡亲来了,特别寻访邀请到的烈士家属来,镇上的学生来了,闻讯而来的人民日报记者也来了,这一场由民间人士筹办的纪念红军战士的祭拜活动就这样顺利地开始了。

    在公祭仪式上,百战山七烈士墓筹委会副主任陆地贵做了一个饱含情感、慷慨激昂的讲话。这位瘦俏而只有103斤体重的小伙子说,“76年过去了,如果我们不为烈士建一座墓,以后的子孙将有可能认为这个悲壮的事件是虚假的,或是传说,那将是历史的悲哀,也是我们这一代人的罪过。”他多次哽咽得讲不下话,热泪横流,他说,“76年了,你们的亲人带上家乡特产巴马香猪来了,你们一定等待这一天的到来……从今往后,你们不再寂寞,不再凄凉……你们坦然捐躯、视死如归的革命精神将永远流传在后人的灵魂里;你们慷慨就义、气贯长虹的英雄气慨永远与日月同辉,和天地同在!……青山万年泣烈骨,红土千秋颂英魂;誓当奋勇承遗志,共创和谐新乾坤!”

    七烈士家属代表杨秀峰在致辞中说,“当年,江宏村村民冒着被杀头的危险安葬了我们的亲人,现在,又出钱出力建起纪念碑,我们作为烈士家属后人,心里难以表达对江宏村乡亲的深深感谢。”

    榜圩中学的教师代表兰俊在致辞中说,“我们悼念为了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而英勇捐躯的七位勇士;品读革命志士的顽强、坚贞、崇高和不朽;铭记源远流长、勇敢顽强的民族精神。七烈士墓园的落成,为榜圩镇爱国主义教育提供了更好的教材,为我校提供了爱国主义教育的一个基地。七烈士墓园,既是历史的见证,又是后人的遗产,对于发挥爱国主义革命传统,凝聚各族人民的精神和力量具有巨大的推动作用。”

    榜圩初中学学生代表在祭词中宣誓:“这片的土地没有辜负你们,这里的人民没有忘记你们,你们开拓的事业一定代代相传。”

    清明这一天,村民在七烈士墓前燃放了好多爆竹,一阵阵硝烟也如当年一样升起,但这是喝彩的声音,是祝福与感恩的音响,不是当年凄惨的枪弹声

    穿梭在76年历史时空的脚步声

    大年初五发现遗骨后,江宏屯村民就委托韦鹏、陆地贵两位年轻人在年初七开始了英雄之家的寻访。于是,76年前的许多事情,就在穿梭历史时空的脚步声中得到进一步的印证。同时,江宏屯全村村民与烈士家乡广西河池市巴马瑶族自治县的家属后人,建立了前所未有的联系。

    据年老的村民说,战斗结束第二天,江宏屯成年男人基本上都上了山,偷偷掩埋红军的尸体。当时,尚有一位红军战士没断气,村民问他是什么地方人,他只用巴马土话说了一句“巴马”就不行了。村民说,这些红军当时都戴着红军帽。由于战局混乱,白色气氛紧张,兼之山陡石多,村民没办法把红军尸体集中起来掩埋,只好就地处理,掩埋得也不深,有的只能捡石头垒起来安葬,也不敢做任何标记。

    83岁的战斗目击者韦玉莲老婆婆说,当年她才8岁,打起仗那天,爷爷把她藏在屋后的山洞里,不停地对她说“不怕不怕,那是红军,是我们的人。”她从洞口眺望对面正在打仗的百战山,听到枪响声,看到硝烟不停地升起。傍晚时分,她还听到红军的喊声,但听不清楚喊叫什么内容。晚上平息后,爷爷上来接她出山洞。第二天,爷爷也参加了埋葬红军战士,并对她说,埋在牛路上面,还说不要怕了,已埋了不怕了。所谓牛路,是指牛在半山上觅食时专走的山路,很崎岖,人只走山脚下的人路。

    韦玉莲老婆婆身体依然硬朗,上山爬洞比年纪不到她一半的记者还快得多。在她屋后,她爬上悬崖上指着上面的山洞说,当年,爷爷就把她藏在那里。从山洞望对面的百战山,直线距离不过是五六百米而己。

    榜圩镇常星村说纳屯94岁老人蓝虾桂是红军当时跳崖的目击者,她听到红军跳崖时的喊叫。当我们来到红军跳崖的地方,山顶到地面距离约有100米到120米之间,山顶到半山腰的垂直硝壁也有50多米高,崎岖的山壁满地碎石,生满带刺的荆棘。村民说,前些年,山上的荆棘和杂草比人还高,密密麻麻的。

    据当年部队后来提供的资料,人们知道,这七位烈士除了连长鲜朝恩是汉族外,其他六人都是壮族,鲜朝恩当时已结婚,但还没有孩子。杨可昌和彭学恩两烈士已订了婚,但还没有完婚。七人死后自然没有直系亲属留世,大部分只有兄弟的后代。杨可昌参加革命后,他妈被反动政府杀害。宋老德烈士的父母、奶奶一家人全被敌人所杀,已无后人。

    杨可昌烈士的胞弟杨华昌生了两个儿子,现年分别是76岁和74岁,他们曾写信给民政部门,要求给烈士筑墓,民政部门答复说找不到尸骸,葬个空墓有何用。由于他们不是烈士直系亲属,也享受不到烈士家属待遇。他们曾想过来寻找尸骸,但村民谁也不清楚,这个说在那边,那个说在这边,最终也找不到。

    杨可昌烈士的外甥、现年83岁的黄英贤也来参加了墓碑揭幕仪式。这位来自“中国长寿之乡”的老人扛着犁耙比年轻人走得还快。他7岁时就做儿童团的通讯员,他父亲曾任乡苏维埃政府主席,一家三代参加革命。他回忆说,1927年韦拔群到他们的坡林村发动革命,全村人都起来了,韦拔群提供武器弹药。在1930年至1931年的两年间,全村400多人,死了200多人,都是参加邓小平、张云逸领导的百色起义牺牲的。1930年百战山这一仗,他们村一共有14人参加,只有2人活着回来。跳崖的7位烈士也是从他们村子里集合出发的,他们比他大概大七八岁。

    这位在上个世纪40年代当兵、并在贵州打过仗的黄英贤说,他记得邓小平在他家住过两晚,那时他八九岁。韦拔群在他家住得更多。解放后,他在村里做十几年的村支书,现在政府每月给他发补贴60元。韦鹏、陆地贵两位小伙子在巴马县寻访了6位烈士的相关亲人后人,只有一位远在凤山县的烈士后人没能去寻访。两位年轻人的到访,让巴马的烈士亲属非常激动。烈士亲属后人一行8人,于清明节头日来到江宏屯,并按家乡的风俗,带去了香猪、鸡、香烛、纸钱,祭拜在异乡为国捐躯的亲人。

    “烈士能闻到家乡的香猪土鸡,九天之灵一定欣慰。”陆地贵说,在邀请到烈士亲属亲自到江宏屯时,他俩如释重负,圆满地完成了乡亲委托的任务。他认为,烈士家属有权知道亲人的遗骨,并有权决定是否要带走遗骨。

    不过,烈士亲属后人杨秀峰说得好:“我祖父是英雄,死在这里,按农村说法,也就是你们村的鬼雄了。既然死在这里,这里就是块风水宝地。我们希望烈士们留在这片青山绿水的地方。”

    黄英贤感叹地说:“我们真希望年年都过来祭拜牺牲在这里的先人,不会忘记他们的功绩。不过,路途遥远,往来不便,道路也太烂太小,如政府能帮助将路修建得好些就好了。”

    历史不会忘记76年前的呐喊与76年后的喝彩

    生活好了,江宏屯的村民男女老少都没有忘记好生活的来之不易。村民“饮水思源”的情怀,可从韦鹏写在募捐册扉页上的诗句见一斑:“胸怀若谷,海纳百川;为民作则,死无后惧;浪花虽小,可推波助澜。”

    身居交通不便的山村里,韦鹏、陆地贵这两位青年农民仅仅是外出的打工者。他们的思想,是受和睦乡村的影响,受勤劳质朴的乡亲的影响,更是从小受到百战山七烈士英雄事迹的影响,受百色起义这一块红土地的影响。

    这是一块红色的土地,这里拥有众多可歌可泣的英雄事迹。百色市委书记梁春禄向记者介绍了百色起义发生过的16名红军战士甘孟山跳崖牺牲、与敌人同归于尽的壮烈故事。1932年9月,在右江革命根据地巴暮地区甘孟山阵地,16名英勇的红军战士分别抱住敌人,跳下悬崖与敌同归于尽。这一曲惊天地泣鬼神的英雄赞歌,已记录在百色起义纪念馆里。对于包括百战山七烈士在内的跳崖牺牲的红军故事,梁春禄说:“如果有足够资金,如果想拍电影,这些故事会和狼牙山五壮山一样精彩。”

    在百色起义纪念馆,醒目地刻着邓小平的题词:“韦拔群同志永远活在我们心中,他永远是我们和我们的子孙后代的榜样。我们永远纪念他。”邓小平于1962年为纪念韦拔群牺牲30周年而题的这段话,也适合为中国革命做出牺牲的其他红七军战士,包括百战山七烈士。

    百战山七烈士墓揭碑后,烈士亲属的后人在纪念碑旁种下一棵柏树,以示纪念自己的亲人。我们来采访的一行三人,也以人民日报广西新闻人的名义种下了一棵柏树,以此作为对为国为民英勇捐躯的先烈的崇高敬意。

    七烈士跳崖牺牲的孤山,原名叫巴马山,后来叫百战山,发生跳崖事件后,当地壮族百姓把这山更名为七星山。我们发现,这是不是恰巧呢,因为这座山一线过来,刚好是屹立着七个山峰,就像矗立着永不向敌人低头的七位红军战士。

    “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这七个死了仍然活着的勇士,他们的名字已刻写在纪念碑石中,也将越来越多地刻写在壮乡人民的心中。让我们记住这七位红军战士的英名吧:

    鲜朝恩 连长 汉族 今巴马县西山乡坡林屯人

    杨可昌 战士 壮族 今巴马县西山乡坡月屯人

    宋老德 战士 壮族 今巴马县西山乡坡林屯人

    李继文 战士 壮族 今巴马县西山乡坡林屯人

    罗定德 战士 壮族 今巴马县西山乡坡林屯人

    彭学恩 战士 壮族 今巴马县西山乡坡林屯人

    黄日是 战士 壮族 今风山县月里屯人

    (人民网记者 郑盛丰 张骁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