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少数民族概况

艺术瑰宝:永乐宫壁画

五个一工程电影特等奖欣赏

富贵华丽的珐琅器

戏剧百年 魅影青春

史上最能书善画的皇帝
 
 您的位置: 中国文明网 首页 >> 文明中华 >> 影视 >> 网视
[视频]尹力:主旋律电影不是拍多了而是拍少了
2007年11月05日 15:29:16  来源:CCTV
【字号 】 【我要打印】 【我要纠错】 
【Email推荐:

    故事由上世纪40年代两个台湾年轻人的邂逅开始。年轻俊朗的青年陈秋水因做家庭教师而来到王家,与王家千金王碧云一见钟情并私订终身。但适逢台湾局势动荡,陈秋水为躲避迫害从台湾辗转来到大陆,自此两个相爱的恋人被无情的现实分隔两岸,唯有坚守着“等待彼此”的誓言相互思念对方。然而海峡两岸之间这段等待了60年的感情却在21世纪被下一代所延续。很多观众在看完电影《云水谣》后表示,这是一部能让人鼻头发酸,能在嘈杂的生活有一瞬感动的电影。

    尹力:在那个年代,每个人对爱情的那份坚守,而且这种坚守,这种付出,这种奉献,都是以利他的。以对别人的那种承诺,那种责任为基础。生活当中这个温暖,可能离我越来越远了,但是我希望在这两个小时之中,让我去体验一把,让我去感动。

导演尹力:主旋律不是说教

    这是电影《云水谣》的开场,在这个长达3分钟的镜头里,尹力将40年代台湾特有的民俗风情景象——街头小商贩、国民党士兵、传统闽南戏、台湾布袋戏、当地的婚嫁进行了一一展示。很多人都很惊讶,这么长的镜头尹力是如何拍摄的?其实,这是尹力运用数字技术将上天入地、穿堂入室的8个镜头不落痕迹地连接在了一起。

    尹力:我拍那个悬空那个镜头是在两条街上,支了两个25米高的吊车,中间牵上钢丝,这样子镜头其实在《谍中谍3》当中,他在乌镇用过。这套设备我们去咨询,在美国大概来一天要8万美金。这我肯定是花不起的。我们特技摄影,和包括华龙数字公司的这样工作人员,真是开动了很多很多的脑筋。为这个影片,专门做了一套,能够把摇臂上面的云台拆下来,把摄影机架上来。用钢索吊起来,然后用吊威亚的方式拉着摄影机走。反正最后的效果,我觉得,所以说这是小米加步枪,但是,最后的效果,我觉得还可以。

    与以往我们看到的大片不同的是,尹力并没有运用数字技术在影片中营造刀光剑影和视觉冲击力超强的爆炸场面。而是让凄婉唯美的爱情故事通过数字画面的处理变得更加深沉感人。

    尹力:我总觉得这种狭隘化的一种认同的说法。似乎所谓大片,就是大投资,大制作,大的明星阵容,或者是大的场面,加了给更多的特技镜头。《云水谣》当中,所有这部分东西,我们做得含而不露的。基本上没有让观众觉得,在炫耀,在表现。都是跟着影片的内容,跟那的时代,跟展现整个影片的精神内核相辅相成的,与它互为补充。如果触摸到普通人心里最柔软那一块,仍然是我们中国电影的希望之光。

    《云水谣》在院线的放映和票房上的不俗表现,让人们对于主旋律有了一种耳目一新的感觉,同时,一个相对于商业大片的词语也频频被提及,这就是主旋律大片,对于这种说法,电影《云水谣》的导演尹力有着自己的理解。

    张羽:媒体上有这样一种评价,说这是主旋律大片,您认同这种评价吗?

    尹力:主旋律这三个字,大有值得商榷的地方,人们认识这样的概念的这个过程当中,可能把它看成是一种题材单一的一种限制,同时在今天,更多的年轻的观众心目当中,实际上他就觉得变成了教育、说教。其实我觉得,过分地把主旋律的东西狭义化了。像美国这样的国家,他在好莱坞的所有的大片当中,所传达出来的主流的价值观念,爱国主义,个人奋斗那种家国情怀,你都是能看到。

    张羽:我关心的就是,当您接到这个题材,准备拍这个片子的时候,您自己划框吗?觉得这可能是主旋律?

    尹力:其实《云水遥》我觉得在创作的过程当中,包括从最开始的这些初衷定位,我们是想把它当成一个商业片来操作的,包括台湾、大陆、香港的演员,这样的组合,其实带给今天各种不同年龄层,对于他们心目当中认同的演员的一种记忆,一种调查。

    《云水谣》讲述了一个爱情故事。而在这个感人的爱情故事背后寄托了海峡两岸人民的相思之情,表达了人民渴望统一的家国情怀。

    张羽:你开始有这样的初衷吗?用一个爱情故事,或者是一个精包装的商业元素,去包装一个主流意识形态?

    尹力:我觉得是几个层面,透过影片,你会知道,影片的主人公他的那份情感的疏离、坚守,在坚守什么东西,是什么东西把相爱的人分开了,跟那个年代的历史背景是分不开的,海峡两岸的格局。所以透过这些东西,你又把一些政治背景的东西,历史背景的东西融汇在这么一个爱情故事当中。

    张羽:也就是说这种主流意识形态,是你当初在创作、拍摄的过程当中,内心一定要表达的。尹力:你回避不了的,这里边主人公表达的那种爱国的情怀、那种家国的情怀,那种两岸的内心的血浓于水,这种化也化不开的浓情,我觉得是渗透在影片当中,不是标语口号,不是作为说教,也不是作为标签在那堆砌的,所以我觉得它是一个整体,爱情、家国情怀,主流价值观,那个年代人们爱情的信守。

    《云水谣》并不是尹力的第一部主旋律电影,在此之前他有过多次成功的经历。他导演的电影《我的九月》将中国儿童故事片的品位提高到一个新的层次,上个世纪90年代,他相继导演的影视剧《杏花三月天》和《无悔追踪》等都获得了很高的评价。2004年,他导演的主旋律电影《张思德》除了囊括华表、金鸡、百花、金鹿国内四大电影奖项之外,还获得了票房8000万的惊人业绩。

    张羽:我可以这么理解吗?您有这样一种追求,是用一种市场的手法,或者商业元素,是包装一个主流意识形态的这样一个片子?

    尹力:应该说这种意识是比较明确的,而不是说在做的过程当中慢慢悟到的。比如我前边做了一个《张思德》,《张思德》也不一样,毛泽东、张思德、为人民服务、八路军、延安这些关健词放在一起,它就是一个非常完全的,完整的一个主旋律的电影。

    张羽:像《云水遥》和《张思德》,如果我们把它看成主流题材的话,这两个是不同类型的,我能这样理解,您在处理这两个题材中,一个是把它当做商业片,传递主流题材这样一个内容,一个是把它做成艺术片,去传递你要表达的精神是这样吗?

    尹力:实际上《张思德》除了专家的肯定,有一些奖项我们获得,实际上最后的票房和观众的口碑,给了我们拍摄这类影片以很大的自信。我印象当中有一个朋友看了八遍《张思德》,是一个个体的老板,他最后拿出40万,他在海南岛,他希望自己拿出40万来,让海南岛所有的公务员,免费看一场《张思德》,就是说确确实实是什么东西把他感动了。对这类的主旋律的,主流价值观念的影片的拍摄,我想这种启示可能超过了影片本身。

    尹力1982年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美术系,与张艺谋、陈凯歌同属于第五代电影人行列。作为这一代电影人,尹力对自己的导演风格有着明确的追求,对于主旋律电影也有着第五代的视角。

    张羽:在评论界的划分当中,您应该是属于第五代的导演。第五代导演给我们印象当中,都是追求更新的表达风格,一种叛逆的题材,但是你的题材和表达,都很传统平实,为什么?

    尹力:这一代的导演,他在电影学院上学的时候,主要受的教育是欧洲电影。我记得当时有一个孤独的人就是周传基老师,在所有的人都在讲新浪潮、左岸派、意大利新现实主义的时候,只有他在讲好莱坞。今天的电影学院更多地讲好莱坞,如果你再讲欧洲电影,你变成一个孤独的人,我觉得电影首先是大众的文化消费,找到最简单的大众能接受的方法。实际上从我们开始,特别是从我这两部作品开始,我在有意识地校正,或者让观众改变这么一种观念,主旋律还可以这样拍。我看到网上很多的观众留言,说《云水遥》是主旋律,我怎么一点没看出来。那么就是说,我们把这样的东西,通过艺术表达的手法,通过参考更多的商业影片的做法,我们已经把他的概念化的东西,已经融合了很多,打磨了很多。作为一个13亿人口的大国,作为中华民族来讲,在一部影片,在我们最主流的电影当中,弘扬我们的主流价值观念,表达一个民族最灵魂的东西,责无旁贷,既是责任也是义务,我觉得不是拍多了而是拍少了。(文/央视国际)

 
(责任编辑: 王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