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少数民族概况

艺术瑰宝:永乐宫壁画

五个一工程电影特等奖欣赏

富贵华丽的珐琅器

戏剧百年 魅影青春

史上最能书善画的皇帝
 
 您的位置: 中国文明网 首页 >> 文明中华 >> 民族 >> 民族政策
在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共同事业中进一步解决现阶段我国的民族问题
2008年03月20日 13:25:19  来源:国家民委网
【字号 】 【我要打印】 【我要纠错】 
【Email推荐:

    (一)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各民族的共同事业

    取得新民主主义革命胜利和确立社会主义制度之后,中国共产党领导全国各族人民继续奋斗的事业就是进行现代化建设,建设富强、民主、文明的社会主义国家。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一度走过弯路,在处理民族问题上也跟着走了弯路,付出了很大代价,教训是深刻的。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在邓小平的领导下,我们才找到了正确的道路,这就是团结全国各族人民,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坚持对内改革、对外开放,坚持四项基本原则,走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这条道路解决了“什么是社会主义”和“怎样建设社会主义”两大课题,是对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新发展和新贡献。

    邓小平还提出了我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两个大局”和“三步走”的战略思想。第一个大局是鼓励一部分地区、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即国家帮助和支持条件较好、发展起来之后可以对全国作出重大贡献并对中西部地区产生带动作用的东部沿海地区加快发展;第二个大局是先富帮后富,实现共同富裕,即在东部沿海地区率先发展起来之后,国家和东部地区转而帮助、支持中西部地区加快发展,促进地区经济的协调发展和实现全国的可持续发展。在具体的步骤和分阶段实现的目标上,分三步走:前两步用20年的时间,到20世纪末时实现国民生产总值翻两番,即第一步先翻一番,第二步在已有基础上再翻一番;第三步是到21世纪中叶达到世界中等发达国家水平。

    在前两步战略目标基本实现的基础上,以江泽民为核心的党中央第三代领导集体对第三步战略目标又有进一步的发展。党的十五大提出,21世纪的第一个十年实现国民生产总值比2000年翻一番,使人民的小康生活更加宽裕,形成比较完善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再经过十年的努力,到建党一百年时,使国民经济更加发展,各项制度更加完善;到21世纪中叶建国一百年时,基本实现现代化,建成富强民主文明的社会主义国家。“两个大局”和“三步走”绘制了我国现代化建设的宏伟蓝图,经过20年的努力,前两步战略目标已经顺利实现,更使全国各族人民对未来的美好前景充满了坚定的信心。

    党的十四大提出把邓小平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作为全党的指导思想,十五大进一步概括为邓小平理论,号召全党高举邓小平理论的伟大旗帜,把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全面推向21世纪。在邓小平理论这个完整体系中,关于解决民族问题的思想最基本的有两条:一是团结,即“必须依靠各民族人民的团结”来推进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二是发展,即加快少数民族和民族地区的发展,特别是要把经济搞上去。正是在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的指引下,我们党在解决民族问题的道路上得以不断胜利前进。事实不仅表明,只有社会主义才能解决中国的民族问题,事实还表明,只有走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才能继续处理好民族问题。

    少数民族需要走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同样需要少数民族的参与。事实上,我国作为一个统一的多民族国家,在建设具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事业的进程中,光靠某一个或某几个民族的力量显然是不行的,而是需要56个民族的合力,需要56个民族同心同德、群策群力、携手并肩、团结奋斗,才能完成并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我国各民族在利益攸关的重大问题上早已形成“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关系。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各民族的共同事业,体现了各民族在根本利益上的一致性。在这个奋斗过程中,加快发展经济、不断提高人民生活水平,各族人民的愿望和要求是相同的。因此,解决我国现阶段的民族问题,必须立足于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全局,服从和服务于这个大局,抓住历史机遇,千方百计加快少数民族和民族地区的发展,使各族人民的生活水平和生活质量不断提高,使他们充分感受到社会主义制度具有其他任何社会制度都无法比拟的优越性,从而更加热爱社会主义、热爱共同的事业,坚定地跟党走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

    (二)加快发展是解决当代中国民族问题的核心

    各民族共同繁荣是我们党的民族工作的根本宗旨和社会主义在民族问题上的根本立场。在引导翻身解放的各民族走上社会主义道路之后,我们党采取了一系列的政策措施,领导少数民族和民族地区进行社会主义建设,取得了世人瞩目的历史性伟大成就,展示了我们党和国家致力于实现各民族共同繁荣的坚定决心,展现了各民族共同繁荣进步的光辉未来。

    现阶段我国的民族问题,突出和集中地表现为少数民族和民族地区迫切要求加快经济和社会的发展。建国50多年特别是改革开放20多年来,民族地区的发展步伐大大加快了,但与沿海地区还存在着相当大的差距。逐步缩小发展差距,实现共同繁荣,成为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中继续处理好民族问题的最根本任务。加快少数民族和民族地区的发展,不仅是我国社会主义事业的本质要求在民族工作上的体现,也是党的民族政策的基本出发点和归宿。江泽民在1999年中央民族工作会议上指出:在国家未来的发展战略中,加快民族地区的发展将摆在更加突出的位置。这是逐步缩小全国各地区之间的发展差距、最终实现全体人民共同富裕的要求,是保持国民经济持续快速健康发展、实现我国现代化建设第三步战略目标的要求,也是加强民族团结、保持社会稳定、维护祖国统一的要求。因此,加快少数民族和民族地区的发展,不仅是一个重大的经济问题,也是一个重大的政治问题。朱镕基进一步指明,在我国当前和今后很长一段时期内,进一步做好民族工作的关键,是要加快少数民族和民族地区的发展,特别是要把经济搞上去。他强调指出,这既是广大少数民族干部群众的迫切愿望,也是实现各族人民共同富裕、解决民族问题的根本途径。我国各民族团结进步事业之所以出现目前这样前所未有的大好局面,最重要的,就是因为我们党和政府在保证各民族一切权利平等的同时,真心诚意地帮助少数民族和民族地区发展经济。

    中央民族工作会议精神是我们在新世纪进一步做好民族工作、继续处理好民族问题的行动纲领。这个行动纲领,归结到一条就是,加快发展是解决当代中国民族问题的核心。因此,我们必须毫不动摇地坚持以发展为主题,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加快少数民族和民族地区的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大力提高少数民族人民群众的生活水平,在此基础上进一步加强民族团结,维护祖国统一和社会稳定,巩固和发展平等、团结、互助的社会主义民族关系,逐步实现各民族的共同发展和共同繁荣。

    (三)实施西部大开发战略,是加快少数民族地区发展和处理好我国民族问题的重大举措

    西部大开发与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有着密切的关系。实施西部大开发战略,是党中央根据国际国内形势发展做出的一项重大战略决策,是邓小平“两个大局”思想的实践和发展,是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组成部分。江泽民指出,西部大开发是事关我国21世纪发展的重大战略任务。这就指明,西部大开发是全党全国的大局,西部地区要服从这个大局,中部地区和东部沿海地区也要服从这个大局,在实施这一伟大战略进程中进一步把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不断推向前进。

    西部大开发与解决当代中国民族问题也有着密切的关系。我国绝大多数民族自治地方与大部分少数民族人口主要分布在西部,西部的面积与人口中民族自治地方与少数民族占有较高比重,同时我国绝大部分陆地边疆也在西部民族地区。目前我国5个自治区、30个自治州和119个自治县中的82个自治县都已纳人西部大开发的范围或可以享受西部大开发的有关政策。因此,从中国的民族国情来讲,实施西部大开发也就是实施民族地区大开发,实现西部大发展也就是实现民族地区大发展。

    西部地区得到加快发展,各族人民生活水平得到显著提高,将有利于促进全国地区经济的协调发展和我国国民经济的可持续发展,有利于实现各民族的共同繁荣与进步,有利于推进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因而符合我国各族人民的共同利益。总之,西部大开发战略作为继续处理好我国民族问题的重大举措,必将对进一步推进我国民族团结进步事业,进而对推进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产生深远而重大的影响。

    (四)促进解决当代中国民族问题法制化

    建设高度的社会主义民主是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重要目标和任务。健全社会主义法制,使各项制度法制化,是建设高度民主的重要标志和必然要求。

    民族区域自治是我国的一项基本政治制度。新中国成立以来50多年的实践证明,民族区域自治把国家的集中统一领导与少数民族聚居区的区域自治紧密结合起来,完全符合我国各民族的根本利益,是我们的政治优势和制度优势,必须始终不渝地坚持并不断加以完善。

    党的十五大第一次把民族区域自治制度与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制度,共同并列为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三大根本政治制度。这既是我们在理论认识上的升华,更是民族工作实践的飞跃。1999年中央民族工作会议从依法治国的高度,强调坚持和完善民族区域自治制度。实践充分证明,坚持民族区域自治制度,也就是坚持走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不断坚持并完善民族区域自治制度,也就是不断将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引向深入。

    新世纪的第一个春天,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并由江泽民签署命令发布了新修改的《民族区域自治法》。各地、各部门正按照要求加紧制定相应的配套法规。健全和完善以宪法的有关条文为原则、以民族区域自治法为主干的包括民族乡行政工作条例、城市民族工作条例、其他有关的法律法规和部门规章,以及民族自治地方自治条例、单行条例在内的民族法律法规体系,将为继续处理并解决好中国的民族问题提供根本的法律保障。促进解决我国民族问题走上法制化轨道,将构成依法治国的重要组成部分。

 
(责任编辑: 雷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