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百年,从昔日春柳社的新派剧到今天的先锋戏剧,从清末民初的文明戏到新时期的大型舞台剧,中国话剧作为一种独特的艺术形态,通过自身的沧桑剧变,向世人演绎了百年中国政治、经济和文化的变迁。

    中国话剧,百年沧桑,朝气依然!

 
  第1集 舞台西洋风  

兰心大剧院

话剧舞台

    一百年前,一个名叫"春柳社"的中国留学生团体,在日本东京上演了两出戏剧,一出名为《茶花女》,另一出名为《黑奴吁天录》,这两出戏剧在内容和形式上完全区别于中国传统的戏曲,在借鉴西方戏剧和日本新派剧的基础上,演变成一种全新的艺术样式,后来被称为话剧。

    1907年因此被定为中国话剧元年,然而,比这个时间还要早半个多世纪,伴随着侵略者的枪炮声,话剧这种由西方戏剧艺术演变而来的舶来品,已经进入了中国人的视野。 【点击详细】  【视频】  【图片】

 
 
   第2集 跳板的力量  

    1907年2月11日,日本东京,最高温度12摄氏度,这一天,位于骏河台中华基督教青年会的礼堂里异常热闹,一个由留日中国学生组成的团体"春柳社",正在此地上演一出名为《茶花女》的话剧,当时称为新派剧,剧场门口的海报上显眼地写着:主演李息霜、曾孝谷。

   《茶花女》讲述的是法国巴黎一个名叫玛格丽特的高级妓女和一个叫阿尔芒的男青年之间的爱情故事。春柳社选取了《茶花女》的第三幕,用中文进行演出,从表演到舞台布景,完全不同于中国的传统戏剧。   【点击详细】  【视频】  【图片】

 
 
 第3集 喧哗与骚动  

    1907年11月,上海开始了阴冷而潮湿的冬季,上海南市方斜路浙绍会馆的永锡堂里不时地传出依稀的锣鼓声,新剧演员王钟声,正组织春阳社在这里上演新剧《黑奴吁天录》,这是该剧在国内的第一次演出。几个月前,留日学生组织的春柳社在东京首次公演《黑奴吁天录》。

    这个月其中的三天,永锡堂的门口和舞台边,都贴满红底白字的广告,广告上"主演钟声先生"的字样十分醒目,另外还有一个演员署名任文毅,他便是不久后新剧团体进化团的组织者任天知。 【点击详细】  【视频】  【图片】

 
 
  第4集 世说新语  

    1909年,宣统元年,天津城的白河边上依旧货船交织,繁杂喧闹,白河周围租界林立,德国租界内的八国联军纪念碑显得有些刺眼,这一年,天津的市民在谈论两个人,一是打败了英国大力士的天津人霍元甲,二是敢在学校里上演文明新戏的南开学校校长张伯苓。

    10月17日,位于天津城南的南开学校里十分热闹,因为这一天是学校5周年校庆纪念日,校长张伯苓正带领几名学生演出由他自编自导自演的新剧《用非所学》。学生们都感到新鲜和好奇,但张伯苓的这一行为,却遭到了保守派文人的非议。   【点击详细】  【视频】  【图片】

 
 
  第5集 娜拉风暴  

    上个世纪三十年代,易卜生的戏剧《玩偶之家》被作为宣传“妇女解放”的教材,搬上了中国的话剧舞台。

    1914年4月的一天,看惯了旧戏的上海人在路过南京东路时发现,已经荒废萧条的谋得利小剧场外挂出了春柳剧场的新招牌,剧场的告示上,原日本春柳社成员欧阳予倩、陆镜若的名字赫然在目,准备上演的剧目中有挪威名剧《玩偶之家》,这是《玩偶之家》在中国有记载的第一次公演。 【点击详细】  【视频】  【图片】

 
 
  第6集 左翼浪潮  

上海屋檐下

剧照

    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受到国际左翼思潮浸染的部分中国话剧从业者开始向着无产阶级戏剧方向努力。

    1925年1月14日,湖南长沙县,天刚一放亮,就开始下起蒙蒙的细雨,27岁的剧作家田汉,在这一天的日记中,用“轻风细雨”来描述他起床后看到的天气,随后他又在日记中写道:“天虽示了我许多不详的前兆,但昧于命运的我,并不觉得。”4年前,田汉和他的表妹易漱瑜在东京结婚,随后结束了在日本的留学生活,回到中国,不久,妻子生下了田汉的第一个孩子,取名叫“海男”。 【点击详细】  【视频】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