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名片]在北京

[文化名片]在北京

[文化名片]在北京

[文化名片]在北京

[文化名片]在北京

[文化名片]在北京
 
 您的位置: 中国文明网 首页 >> 文明中华 >> 民族 >> 民族动态
刘亚虎:少数民族文化品牌的价值与开发
2008年11月18日 10:19:13  来源:人民网
【字号 】 【我要打印】 【我要纠错】 
【Email推荐:

    中国少数民族传统文化蕴藏丰富,潜力巨大,其中许多形态经过挖掘、打造,完全可以形成一种品牌,以至一个城市的名片,对提高城市的知名度及品位具有深刻的意义,继而带动地方经济的发展。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传统文化保留较多的地方往往又是经济相对落后的地区,解决地方经济发展问题是重要的任务,这也促使我们在对传统文化进行抢救和保护的同时,努力打造品牌,合理、有序地开发文化产业,走一条保护与开发良性循环的科学发展道路。

    近年来,由于工作的需要,我到过南方不少民族地区,耳闻目睹了各地打造民族文化品牌的一些实践,很受启发。这里试结合连南的实际情况,谈一点感想。

    根据介绍,连南近期欲开发的文化品牌为源于连南、蜚声全国的《瑶族舞曲》,这使我想起另一首著名的歌曲《桂花开放幸福来》。这首歌一直被认为是根据苗族民歌素材改编的,故增创的歌词也有“苗家从苦难中走出来”、“苗家随后把花栽”等句子。20世纪末,当时参与搜集素材的部队文艺工作者回忆,无论从旋律基调、还是从流传地区来看,此歌原型应为布依族民歌,是20世纪50年代初由于民族识别尚未展开而造成的混认,其原型之一即为在贵阳花溪、惠水一带流传的《好花红》。此后,贵州省布依学会、惠水县人民政府合力保护与开发“好花红民族文化品牌”。

    他们首先追根溯源,描绘出《好花红》萌生流传的脉络,在学术上站住脚:《好花红》萌生于惠水县毛家苑,传唱于清末民初;20世纪40年代,毛家苑布依族老艺人王昌吉等以演唱此歌扬名;50年代初,罗宗贤以《好花红》等旋律为基调,创作了《桂花开放幸福来》……

    接着,采取一系列措施扩大影响:贵州省布依学会将《好花红》作为布依学会会歌,将歌词歌颂的刺梨花(“好花红哎好花红,好花生在刺梨蓬”)作为会徽;将惠水县毛家苑乡更名为“好花红”乡,在乡里的辉岩大桥头立“好花红故乡”石碑和“好花红歌亭”,供群众赛歌对歌;逐步收集与好花红民族文化因素相关的建筑、遗址、实物等,按原状展示;连续举办三届“好花红艺术节”,同时将“好花红”民歌包装推介,在保持原歌曲优美、抒情的调子上,加以多声部配合,并无论哪级演出都以“好花红”文化为主调编排各种节目,不断提高品牌档次……

    继而,整合文化资源,组建“好花红民族民间文化发展中心”、“好花红艺术团”,把旅游、饮食、建筑、服饰等赋予民族文化特色,设立“好花红”文化活动主题街、餐馆、店铺等;同时在好花红乡种植“刺梨园”,开发生态农业观光园,并创办油菜花观赏节、红桔品尝节、刺梨花开节、布摩文化节、古寨风情节等,促进品牌产业链不断延伸。

    如果说《好花红》是布依族艺术经典、艺术品牌的话,那么《瑶族舞曲》在瑶族文化中具有同样的位置,也应当倾整个瑶族之力加以打造。我们也可以追根溯源,以当年音乐家采风地为线索,完整地描绘出舞曲音乐的萌生地、原型与各种发展形态;也可以对舞曲进行各种包装(连南已经这样做了),并以舞曲为主题编排各种节目;也可以整合文化资源,让品牌产业链延伸;而重要的是,以整个瑶族的名义宣传舞曲,赋予它崇高的地位(要不,请再举出瑶族更蜚声、更著名的作品),这是扩大影响的必经一步。

    中国南方民族地区由于独特的自然环境、社会形态与风俗民情,传统文化也有独特的个性。20世纪20年代,著名学者胡适在谈到南方民族文学时曾经说过这样一段话:“疆域越往南,文学越带有神话的分子与想象的能力。”(《白话文学史·故事诗的起来》)这也适应于南方民族其他文化形态。神奇、清丽、充满魅力,是南方民族传统文化很突出的特质,而一些内涵丰富、具有神秘、传奇色彩的文化形态,也往往能引起人们关注和兴趣,进而形成品牌。这方面给我印象很深的是云南纳西族“殉情”风俗。

    “殉情”风俗是纳西族最具有吸引力的两大风俗之一(另一为摩梭人“走婚”)。纳西族的“殉情”有深层的社会和人们心理等方面的根源。按照纳西族的传统婚俗,男女青年有恋爱的自由,但是婚姻的最后裁定者还是父母。结婚要经过一种“拴灵魂”的仪式,据说经过这种仪式后两个人的灵魂就拴在一起了,他们的婚姻关系就是一辈子也不能分离的铁铸一般的婚姻关系,而且就是死了以后还得被拽在一起。这对于那些本来就不情愿生活在一起而寄托于来世的捆绑夫妻来说,是很恐怖的。因而男女青年如果不愿意跟自己不爱的人生前生后永远捆绑在一起的话,就只有一条自我解救的路:在没有被“拴灵魂”之前和自己心爱的人去“情死”。但情死并不是真的去死,而是到一个新的境界即跳崖后飞升的“十二岩子坡”(玉龙第三国)去开始新的生活。在那个乐园里,万物都成双成对,有情人永不分离:“飞鸟一对对,走兽配成双,树木成对长,石头也成双”。那样一个美好的地方,怎么能不使那些殉情者衷心向往?根据清代《续云南通志稿》记载,这些殉情者相约“登悬崖之巅,尽日唱酬”,“携手结襟,同滚岩下”。而有史可查的殉情圣地——丽江云杉坪,成为无数旅游者神往之处。

    云杉坪是玉龙山麓原始森林中一片云杉环绕的草甸,绿草如茵,平缓而起伏,四周云杉色泽沉厚。远处玉龙雪山瑰丽多姿,变幻无穷,时时令人产生梦幻般的遐想。当地人说,准备殉情的男女青年来到这里以后并不是马上就去跳崖,而是在草甸上燃起篝火,两人围绕篝火几天几夜不停地跳,不停地唱,跳得唱得昏昏沉沉以后再去殉情。当地人的叙述更使这里弥漫着一种神秘的情与爱的氛围,使人们享受了一次心灵的沐浴。尽管做法不对,但那种对爱情的坚贞,那种对美好的追求,还是给人们深深的感染。我甚至怀疑,假如我在这个地方经历了这么几天几夜不停地跳、不停地唱以后,会不会也跑去跳崖!云杉坪因为殉情风俗等而成为丽江最热的旅游点之一,我到那里的时候已经是旅游淡季,但为了坐缆车上去还是等了将近两个小时。纳西族凄美的殉情风俗搬上舞台同样获得巨大的成功。2001年12月,在原丽江地区民族歌舞团基础上组建的“雪山演艺有限责任公司”编排上演了大型民族舞蹈诗画《丽水金沙》,荟萃了丽江奇山异水孕育的独特的民族文化景象,例如东巴祭典,棒棒会、火把节盛景,走婚、殉情风俗等,最吸引人的还是后两者。其中关于殉情的舞蹈,细致入微地刻画出男女主人公对生的留恋、对心上人的挚爱,表现了他们殉情前犹豫、复杂的心理,更表现了他们对理想乐园——“十二岩子坡”的向往:那里风光令人陶醉;那里斑虎会耕田,白鹿可驮骑,山驴会做工,和风可使唤;那里日月星辰为灯,彩霞为衣,白云为被,没有蚊子苍蝇,没有恶语毒话;那里绿草如茵,彩鸟鸣歌,可饮高山清流,可食树上蜂蜜;而且白鹤、黑雕、白鹿、红虎、岩羊、山驴、蝴蝶、白鹇、布谷等百鸟禽兽乃至云霓星宿都成双成对先她而殉情……这些由自然景观和女主人公灵思妙想相结合而构成的梦幻情境,吸引着他们,呼唤着他们,他们终于不再犹豫,勇敢地投向了它的怀抱。《丽水金沙》赢得了观众,赢得了市场。一位瑞士游客总共在丽江呆了七天,却连续六个晚上去看《丽水金沙》。一位来自台湾的游客也看了四场演出。在短短的两年半时间里,《丽水金沙》已经演出1000场(有时一天两场甚至三场),观众接近50多万人次,总收入累计6000多万元。

    我们瑶族传统文化也具有巨大的魅力,其中最富于神秘、传奇色彩的是叙述始祖盘瓠揭榜杀敌酋、迎娶三公主的盘瓠神话。盘瓠神话是汉文古籍所记载的南方少数民族四大始祖神话中最生动的一个(其他三个是九隆、竹王、廪君的神话),既有曲折的情节,又有缠绵的情意,完全可以编创出一个经典的舞剧。只是其中盘瓠的原初形象,可能涉及到当代人们某种接受心理的问题,至今尚未见关于盘瓠的舞台艺术形态。其实我们可以根据当代人们的心理,更多地突出盘瓠原初形象“龙”和“人”的因素,“犬”的因素尽量淡化,以至可以放在幕后处理,或者只是一种迷惑敌人的“变形”,让盘瓠一出来或原型的基调就是一个英武、英俊的人或龙形象,(按照原始思维,灵魂永恒,外形只是一种灵魂的形式,并不重要)着重表现他的机智、勇敢、有情、有义。如成功,其社会效益与经济效益无可估量!当然,这也许不是连南一个县的力量可以达到的。

 
(责任编辑: 项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