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名片]在北京

[文化名片]在北京

[文化名片]在北京

[文化名片]在北京

[文化名片]在北京

[文化名片]在北京
 
 您的位置: 中国文明网 首页 >> 文明中华 >> 音乐 >> 中西合璧
音乐剧《阿依达》:与经典无关
2008年12月01日 15:08:36  来源:北京日报
【字号 】 【我要打印】 【我要纠错】 
【Email推荐:

    伴随近些年中国演出市场的繁荣和开放,美国百老汇音乐剧开始了在中国舞台的淘金之旅:一部接一部音乐剧被引进中国,在演出方铺天盖地的宣传攻势下,打着百老汇招牌聚敛了大笔票房,所到之处还掀起了一波又一波的音乐剧热潮。

    《阿依达》便是如此。自9月25日登陆中国以来,几乎赢得了各地观众的热烈响应。人们热衷于海报上“百老汇经典”字样带来的号召力,为其宣传的超豪华制作阵容所倾倒;甚至有人将之与传世之作歌剧《阿依达》相提并论,认为其打造了最时尚现代的经典传说。

    音乐剧《阿依达》果真有如此魅力,在艺术性上真的达到如此高度么?

    与之前曾登陆中国的早期百老汇音乐剧《猫》、《歌剧魅影》等相比较,首演于千禧年的《阿依达》是一部新兴的百老汇音乐剧。它的故事取材于130多年前意大利著名作曲家威尔第的同名古典歌剧:千年之前,年轻的埃及将军拉达姆斯爱上了他的战俘——努比亚公主阿依达,而与此同时埃及公主阿美涅斯也深深爱着这位将军。不同的身世、地位和政治关系,种种不可抗拒的力量让这段三角关系最终演绎成爱情悲剧。为了爱,拉达姆斯和阿依达不惜牺牲了一切,包括自己的生命。在这个古老的爱情悲剧上,音乐剧《阿依达》请来素有“摇滚教父”之称的艾尔顿·约翰为之作曲,成功融入了流行乐与摇滚乐的元素,并找来著名的阿尔文·艾伦黑人现代舞团为之编舞,用现代时尚重新演绎了这个经典的悲剧文本。如果说,威尔第歌剧版《阿依达》是一部写实作品,那么音乐剧《阿依达》则是一部烙着百老汇标签的浪漫主义剧作。男女主角参观埃及博物馆,被一尊埃及女法老雕像所触发,认出彼此是前世的情人。随后灯光一转,现场乐队奏响重金属摇滚乐,剧中的故事正式开场……这段开幕戏,从根本上颠覆了威尔第歌剧版《阿依达》。

    威尔第让“阿依达”之名享誉全球,而对经典的二次创作,则使得音乐剧《阿依达》成为百老汇音乐剧市场上的抢手货。从首演到2004年下档,《阿依达》在百老汇共演出了1852场,现仍在美国巡演,并在欧洲各国以及日韩长期演出。与观看歌剧版《阿依达》的正襟危坐不同,音乐剧《阿依达》因其时尚、流行的元素,带给观众轻松、娱乐的观剧体验。它抛却了歌剧给人们的敬畏感,剧中没有进行曲与咏叹调,而用对话以及观众熟悉的各种曲风:都市风格的R&B、福音音乐、民谣和摇滚来拉近与观众的距离。它的舞蹈也同样现代,没有歌剧版《阿依达》中芭蕾的优美和高雅,取而代之的是现代舞的强劲节奏和动感。歌剧《阿依达》分为四幕七景,这在习惯现代都市快节奏生活的观众看来无疑等于沉闷和漫长,而音乐剧《阿依达》两幕的设计则显得精简和洗练。舞台上,《阿依达》像是一部好莱坞大片,节奏紧凑,层次分明;浓郁的流行色彩配上古埃及风情,音乐剧《阿依达》的商业成功也就在所难免了。

    但是,如果因为音乐剧《阿依达》成功的商业运作而将其视为艺术的经典,因其风靡而上升到传世之作的评价则无疑有些言过其实了。正如麦当劳、肯德基的汉堡包全球热销一样,音乐剧《阿依达》的流行只能说是全球化时代大众文化领域的又一成功案例。它通俗易懂,具备全球流行的元素,但是它缺乏原创力,顶多只是又一次以“阿依达”之名所扩展的想象力;它的舞蹈融入了异域的风情,但更多时候舞台上的群舞与运动场拉拉队的热舞并无分别;它的节奏紧凑,但整体看来,也正因舞台呈现的局限性,造成了整个故事像一个压缩版本,情景之间的过渡和跳跃显得仓促和生硬。而也正因这种仓促和生硬,极大地化解了《阿依达》的悲剧色彩,让人除了声光电影的感官刺激之外,缺乏深层的精神体验。

    音乐剧《阿依达》是消费社会的产物,而纵观消费文化时代的艺术产品,我们不得不承认,对商业成功的至上追求往往削弱了作为艺术作品所应具备的思想上的深刻性和艺术上的独创性。作为商品的艺术作品的平庸化已成为消费社会的普遍现象。当人们质疑好莱坞大片所创造的赢利模式时,百老汇音乐剧在全球千篇一律的复制也在让各民族地区独具个性的审美爱好和文化经验在此过程中趋于雷同和平面化。

    所以,音乐剧《阿依达》是一种快餐文化,尽管它形式绚烂,它摇滚,它流行,它时尚……但它却与经典无关。(宗 波)

 
(责任编辑: 关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