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名片]在北京

[文化名片]在北京

[文化名片]在北京

[文化名片]在北京

[文化名片]在北京

[文化名片]在北京
 
 您的位置: 中国文明网 首页 >> 文明中华 >> 音乐 >> 民歌天地
结缘信天游
2009年01月04日 09:24:38  来源:南方日报
【字号 】 【我要打印】 【我要纠错】 
【Email推荐:

    在遥远的陕北延安,有一位长我四岁的文友——史小溪。当我静静地躺在床上,就着夜灯,读着他的散文《延河,远去的延河》《月夜,夜莺声声》《喙声,永不消失》《黄河万古奔流》……我的眼前,似乎就站立着这位魁梧豪爽的陕北汉子。

    小溪生长的地方真穷,穷得很可怜,然而穷得有骨气!那里诞生的高亢、婉转的信天游,曾经不止一次地打动过我,让我听得唱得泪涟涟。

    小溪的散文,是真正的文学意义上的散文,这是整个西部散文中一座巍峨的山峰。他的《澡雪·悠悠扬扬走河者》《西部一个男人的叙说》《高原守望者》《纯朴的阳光》《泊旅》《最后的歌谣》《秋风刮过原野》,都是一部部丰满厚重、独具韵味的散文的集子。

    小溪对于文学的执着,让我敬佩,在江河日下的中国文坛,这已经接近于绝无仅有。你能想象吗,为了弘扬西部的散文,他硬是以一个人之力,从1995年2月开始,历时两年,向西部,这里地理上包括从内蒙古中西部锡拉木伦河之北,沿黄河而下至陕北以南,西斜宝鸡,过甘南、川西北的阿坝甘孜地带,又连接西藏东端的一条弧线,行政上包括新疆、西藏、青海、甘肃、宁夏五省区和四川西北部、陕西西北部、内蒙古西部,这位延安作协的主席,向西部众多的当代中国散文作家约稿,从浩瀚的近千万字的西部散文作品中,精选出90多位作家的200多篇散文佳构,汇编成煌煌大卷的《中国西部散文》(上下卷)。

    两年的风雨酷暑,两年的废寝忘食,几乎让小溪不能写出多少作品,这些姑且不提。文稿成书之后,又遭遇出版社一次次的拒绝,这几乎让这样一部倾注了他半生理想,一腔热血的巨构,付之东流。

    编西部散文能赚大钱吗?这类书能炒起来吗?小溪无语,他无可奉告,他也没有想过这些问题。但他知道,西部,需要这样一本书,他也知道,理想、信念,能用金钱衡量吗?文学、艺术,是靠炒起来的吗?

    我不知道小溪是不是中国文坛最后一个使用吸水钢笔和纯蓝墨水的文人,从1993年以来,每次接到小溪长长的来信和赠书,都是用这种纯蓝墨水书写的淡淡的钢笔字,若隐若现的,很低调、很朴素、很实在、很内敛的样子。我也曾经使用吸水钢笔,使用纯蓝墨水,但是,后来,我放弃了,我屈从于当下的物化的时代,我选择了随大流,选择了签字笔。然而小溪,以一个高原人的操守和执着,以一种近乎宗教般的虔诚和信念,坚守着他对于文学理想的初衷和纯洁。

    我知道小溪爱唱信天游,陕西的汉子都爱唱信天游,我也爱唱,自小就爱唱,《三十里铺》《崖畔上开花》……这一首首惆怅深婉的酸曲儿,直抵人的心灵哟。以至于数年之前,中国散文诗学会会长柯蓝,到潮州饶北山区茂芝,采访当年八一南昌起义军南下,辗转粤东大埔、饶平一带,在茂芝召开军事会议,决定挥师北上井冈山的一段历史,在钱东前往三饶的崎岖的柏油路上,这位当年在陕甘宁边区文协工作过的文坛前辈问我,会唱陕北民歌吗?于是,就在行车如海中行船的颠簸的越野吉普车上,我扯开嗓门,唱起了苍凉悠长的《兰花花》:“青线线那个蓝线线,蓝格莹莹的采,生下一个兰花花哟,实实的爱死人……”

    小溪兄,是陕北的信天游让我们结缘的吗?……(黄国钦)

 
(责任编辑: 王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