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名片]在北京

[文化名片]在北京

[文化名片]在北京

[文化名片]在北京

[文化名片]在北京

[文化名片]在北京
 
 您的位置: 中国文明网 首页 >> 文明中华 >> 饮食 >> 地方名吃
裹蒸与诗
2009年03月27日 09:01:23  来源:工人日报
【字号 】 【我要打印】 【我要纠错】 
【Email推荐:

    裹蒸。这名字实在是再直白不过了,一要裹,二要蒸,就是粽子。岭南名山鼎湖山的土特产,就取了这个土名字,有趣。

    在鼎湖山开“青春诗会”,会间四处走走,最早留下印象的就是这裹蒸了。粽子大概是全国上下,东西南北最著名的小吃,都是把江米和其它食品裹在粽叶里蒸食。凡小吃,多是穷人食品。比方说,羊肉泡馍,苦力们揣着馍进城干活,饿了,把馍掏出来,用开水一泡,便可充饥,若花一点钱,让饭店伙计浇上肉汤,味道就不一样了。现在的羊肉泡馍,馍变小了,肉汤精致了,但基本方式没变,自己用手把馍掰碎,交给伙计去泡汤。羊肉泡馍从西安到了北京变成卤煮火烧,一样的沿革。粽子是南方大米为主地区的穷人食品。大米用粽叶包起来,不散不馊,便于携带,冷食加热,都很便当。当然,穷人食品不只穷人才吃,一旦成地方特产和名特小吃,也就老少咸宜了。说这些与“青春诗会”有什么关系?是因为端午节快到了,该吃粽子了,为啥吃粽子,为了纪念诗人屈原呀!唉,现在是端午节照过,粽子也吃,就是屈原忘记了,诗歌也让人忘记了。“啊呀,你们是来开诗会的?还有人写诗啊?”几个啃着裹蒸的人说:“我们是过端午节来旅游的!”

    到肇庆来旅游当然不只是为了吃裹蒸,肇庆古称端州,以石砚著名于世,人称端砚。鼎湖山上有个掷砚亭。传说,包公曾在为官时来到端州,离端州时,当地要人送他一方端砚,包公掷砚而去。那亭子里,就塑了个掷砚的黑脸包公。这个故事为鼎湖山添了一个景点,这个故事也引出我两点想法。其一,这个故事说明了包公的清廉,一方石砚都不白要,这样做官真是清白到底,古今难找。其二,说明端砚的名贵,虽是一方石砚,但也是可以用来当做贿赂官员的物品,说明足以与金玉比美。

    我这次来开诗会,是第二次住在鼎湖山。那年我也在鼎湖山开过一次全国性的广播文艺节目评奖会。会议吃得好,住的也好,会场上展销的砚台,要代表自己买,虽不贵,但不送。我想这与有个包公站在山顶上分不开。事隔多年,问起端砚,当地朋友告之,老坑的真砚石见不到了,现在做出的砚台好看的多,货真价实的少,连端砚上特别的“石眼”,许多都是用激光人工打出来。啊呀,这下子包公掷砚又有了新解读:“此砚乃假砚也!怎能瞒过我黑脸老包的眼!”

    吃着与屈原无关的裹蒸,看着与包公无关的旅游商品新端砚,鼎湖山最有名的还是这上山的道路。景区管理者立一大牌子:“负离子呼吸区”。地处北回归线的鼎湖山,是自然植被保护最好的天然植物园。降雨充沛,树木繁茂,枝叶蔽日。走在山路上就会感到潮气包围着肌肤,富氧的空气沁人心田。记得到台湾阿里山也走过类似的山道,不叫“负离子呼吸区”,取名“森林浴”。前一种是工商时代的名字,现实而经济;后一种有浪漫岁月的印痕,诗意夸张。林间山道的顶端有一座庙,庙名广济寺。广济寺经过改建翻新颇有气势,香火也旺,参观后留下最深印象的是有一口大锅。香客多了,吃大锅饭的人也会多起来。林间山道下山的底端有个“广东省作家之家”,二层的简易小楼,我们的“青春诗会”会议所在地。一头是寺,一头是诗,林间小路显得神秘而迷人。

    这次参加“青春诗会”,我是以《诗刊》编者的身分出席。多年前,第一届“青青诗会”在北京开幕在北戴河海滨结束,那次我是与会的青年诗人之一。多年后的“青春诗会”,开到了南方的鼎湖山上。会议开得生动,开会也就是大家说话。有话可说,就是诗,无话则是寺了。在诗与寺之间就是我们的人生,还有这窗外多雨多风多雷鸣电闪的世界。晚上散会前,一位诗人说:“这林子里蚊子太多,昨晚咬死我啦!”另一位告诉他:“开足空调,一冷,蚊子就飞不动了。”

    我在笔记本上记下今天收获:裹蒸与屈原、端砚与包公、寺庙与诗会、蚊子与空调。 (叶延滨)

 
(责任编辑: 宋维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