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新_文学艺术 > 新闻信息
青春文学发展迅速 文坛进入低龄消费时代?
     2007-09-28 来源: 江南时报
    这几年,郭敬明的《岛》、明晓溪《公主志》、郭妮《火星公主》等以个人为销售品牌的杂志在图书市场上占有很大份额,吸引了一大批12岁至20岁之间的青少年读者。

    “现在图书市场真是年轻人的天下。”出版《最小说》的长江文艺出版社北京图书中心总经理黎波对记者说。《最小说》死打郭敬明的个人品牌,就靠郭的长篇小说《悲伤逆流成河》的连载,加上落落、项斯微等固定的主力作者,问世不到一年,《最小说》最高峰的期发行量曾达到60万册。

    《最小说》热卖,市场上出现了《花季最小说》、《亲小说》等一批跟风者。

    榕树下总经理路金波认为,以往纯粹办给青少年看的杂志很缺乏。在动漫和互联网熏陶下长大的“70后”、“80后”和“90后”的文化消费已经自成系统。他们喜欢青春、悬疑、幻想这种类型的小说杂志,因此当《火星少女》这样走女生言情小说路线的杂志一出现,一个介于青春文学和儿童文学之间的新市场就被开发出来了。

    在黎波看来,现在13岁到17岁的读者是最有购买力的。因为营养好,现在的孩子身体和生理都早成熟,现在的家长,怕孩子去网吧玩游戏聊天,对孩子读书大多持一种鼓励的态度。青春文学的市场空间成长这么快,跟这个大的时代背景是分不开的。

    “这个市场含金量高,要取得成功不容易。这个年龄的孩子都处在花季,喜欢做梦,他们除了要看你的文字有没有才华,还要看你外表漂不漂亮,最好是男的像白马王子,女的像白雪公主。你的书和杂志设计得还要精美漂亮。”黎波说。(张英)

"当代青年阅读状况观察"校园读书生态呈怪现状

读书多的老师升学率不一定高 爱读书的学生成绩不一定好

    本刊“当代青年阅读状况观察”系列报道自9月3日推出以来,陆续收到一些读者反馈。武汉市洪山高级中学的黄荣光来信,从教师和中学生这两个相辅相成的方面谈了他对中学校园阅读现状的忧虑。我们摘要发表,以期引起对当代青年阅读状况的更多深入观察和关注。

    ——编者

    中学校园是读书的最佳场所。可是,在朗朗读书声渐行渐远的年代,在鲜活的文本赫然地变成训练试题和标准答案的时候,校园的读书行为就往往异化为学生学习生活的“婢女”,经典文化遭遇严重的水土流失,阅读的功利化、沙漠化、浅层化大行其道,有识之士不禁担忧起来:校园的读书环境,到底是怎么了?

    教师只读“教辅书”?

    从教育功能来讲,教师应该成为学生阅读的引领者,可客观现实却不容乐观。笔者曾经走访过几所湖北省的省级示范学校的图书阅览室,发现他们的藏书十分丰富,订阅的杂志也是品种繁多,可是借阅的老师却并不多,基本上只占教师的30%左右,而所借的多为休闲类的书刊。大部分教师主要读的就是教材、教辅资料和学生的练习册,至于其它的阅读,一些老师说没有时间,或者没有兴趣。教师的阅读主流,本质上是一种职业行为阅读,缺乏的是专业发展式阅读与生命成长式阅读。这样,从整体上讲,就不可能形成对学生进行暗示、导引与示范的阅读文化环境。

    教育需要理想,然而理想与现实并不总是协调的,有时甚至是尖锐矛盾的。从教育现实来看,持有教育理想的人,往往是积极读书的人。当这些读书人的理想与思想超越功利教育的现实的时候,冲突就可能产生,而失败的一方却常常是理想主义者。

    书生屈就“功利教育”?

    某校一位特级教师,可谓学富五车,讲起文学作品来,往往是纵横捭阖、高屋建瓴、文采飞扬,常常能从哲学、美学的高度来解读文本,外校听课的专家领导们感叹说:有这样的老师讲课,这些学生可真有福气呀。但是,他们进一步了解,才得知这位老师一直不受学生欢迎,特别是不受成绩优秀的学生欢迎,因此一直带的是普通班,重点实验班与他无缘。询问该校校长,只说没有办法,学生要升学,好学生说他高考考点讲少了,许多信息与考试关系不大。学生有意见,家长来告状,学校只好妥协了。末了,校长无奈地说:是委屈他了,可是有什么办法呢?

(责任编辑: 胡栋 )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