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新_专题 > 道德楷模·文明风尚 > 最新播报
道德模范郑承镇:20年救助400名孤儿和流浪儿童
     2007-11-28 来源: 中国青年报

    郑承镇从没想到,自己这个20年前“走哪儿都觉得丢脸”的劳改犯,会在20年后作为全国道德模范,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接见,“走哪儿都有人羡慕”。

    “真像做梦一样。”他狠狠吸了一口烟说。

    两个多月前在人民大会堂被党和国家领导人接见时激动落泪的场景,他历历在目。他常常情不自禁地抿嘴微笑:“我这辈子值了!”

    每当他用一口地道的济南话讲述起自己的经历,他看起来对自己感到满意,尽管他始终只是住在一个大杂院内一间不足30平方米的平房里。不过正是在这间位于济南市新菜市街的小屋子里,这个60岁的单身汉先后救助过400多个孤儿和流浪儿童。

    平房被隔成里外两间,不足10平方米的外间是厨房,大大小小的钢精锅和盆子,陈旧斑驳,布满污渍;而里间的卧室则总是挤满了孩子们。卧室也是一“家”10口人吃饭的地方,其余9口人都是从各地来的孤儿和流浪儿童。最多的时候,这个“家”曾有14口人。

    最早救助收留孩子,是在20年前,那时郑承镇40岁,是一个刚出狱的劳改犯,总遭人白眼。他10多岁便没了父母,寄居在姐姐家,经常离家出走,在济南的街头桥下或火车站游荡,曾两次进遣送站。36岁时,他依旧孑然一身。为了托人给自己介绍媳妇,他骗了别人一张1100多元的支票,结果媳妇没有娶到,却换来4年劳改。

    一直以来他都觉得自己活得“没尊严”,并且时常觉得孤单。出狱后,这个年届不惑的汉子更是走到哪里都觉得“丢脸”,依旧无所事事地在街头游荡。直到1987年夏天,他在济南火车站广场,碰到一个蓬头垢面的小乞丐。

    “没事儿可以跟他说说话。”他这样想着,当即决定收留这个名叫李田的孩子。事实上,“当时只是想找个伴儿。”这位全国道德模范回忆说。

    郑承镇把李田领回姐姐家,先让他饱饱吃了一顿,又帮他“洗出个人样来”,然后打扫出一间长时间不用的储藏室,把李田悄悄藏在里面,每天等家里没人时,再叫他下来吃饭。这个当时正读初一的孩子,只是因为上课迟到而被老师处罚,害怕回家再挨打,这才跑了出来。一起生活3个月后,郑承镇决定送李田回家。

    当李田的父母听到眼前这个瘦小的男人说知道孩子的下落时,不约而同“扑通”一声跪倒在郑承镇脚下,哭着谢恩,并用好酒好肉招待他。

    “他们哭着说我是好人。”郑承镇回忆着,变得格外兴奋,“从来没人说过我是好人,当时(我)眼泪都快流出来了。”那一刻,他突然觉得,“社会垃圾”有时候也可以做好人,更重要的是,“总算得到了别人的尊重,可以抬起头来做一个人”。

    郑承镇说着,飞快地从一只装满信件的大包里翻出李田写给他的信。这封贴有一张4分安徽民居邮票和两张8分北京民居邮票的信,投递于1991年1月18日,可能由于太多次翻阅,如今信封边缘已经变得残破不堪。

    这个单身汉从此开始了长达20年的收留救助活动。李田走后,他很快又收留了一个从枣庄流浪到济南的儿童。接下来他收留了第3个,第4个……当他把两三个孩子一起往家带时,被姐姐和姐夫发现了。

    “七十二行,没有干你这行的!”姐夫斥责说,并为他找了一个看大门的差事。但是因为经常把一些脏兮兮的孩子往校园里带,他很快被辞退。不久,因为同样的原因,他又失去了第二份看大门的工作。

    “他们说给我面子,让我自己辞职不干。于是我就炒了他们鱿鱼。”郑承镇抬高了声量。那时在不少人眼里,他“没救了”。

    但这个“没救了”的人,却一门心思地在“救助”他人。接下来的7年时间里,他先后救助了47个孩子。没有经济来源,他就带着收留的孩子,奔走于济南市区的各个角落捡垃圾卖钱,有时去拆迁的工地上,砸出混凝土里的钢筋,每天卖个几块钱维持日常家用。

    一度他还曾卖过血。在济南一些血站或医院,他用300毫升血换来60块钱,后来涨到90块钱,“够自己和孩子吃好一阵子”。当地媒体很快发现了他,还把他的事迹拍成纪录片。当这部耗去大半年时间的纪录片完成时,他先后收留孩子的数量已经更新到77个。

    此后,领导的关心和社会的支持纷至沓来。这让郑承镇觉得可以“挺起胸脯做人了”,并决定把收留流浪儿童“当做自己的事业来做”。每天晚上没事时,他就骑上三轮车到火车站、汽车站去“捡”孩子。

    正是在这里他“捡”到了一个叫王诚的孩子,让他至今挂念。1997年的一个晚上,郑承镇看到王诚在火车站饿得很可怜,便让这个6岁的孩子跟自己走。尽管郑承镇给他看了自己登在报上的照片,但王诚不愿意。第二天晚上,郑承镇再去时,王诚还在那里,饿得两眼无神,只好跟郑承镇回家。而这一待,就是8年多。郑承镇供他从小学读到初中,直到初二那年,他的姑姑才将他接走。

    去年暑假,即将读高中的王诚回来看望郑承镇,他告诉老汉,自己成绩优异,将来的目标是考北大清华。

    “我倒是希望他能考上山东大学,这样就可以经常回来陪我说说话。”老汉念叨说。

    郑承镇身边总是围绕着一群孩子。目前跟他一起生活的9个孩子中,12岁的小林在这里已经待了3年多,时间最长,也是郑承镇最喜欢的孩子之一,成绩优秀而沉默寡言,看上去更像是一个十四五岁的孩子。

    但在这9个孩子中,目前他能叫出名字来的只有5个。不同的孩子来了又去,收留一段时间便被送回家。“也有不听话的,被我给撵走了。”郑承镇说他经常会训不听话的孩子,不想让一个“害群之马”让一群孩子成为“社会垃圾”。

    这间拥挤的平房里,墙壁上几乎挂满了大大小小的锦旗,以及郑承镇跟不同人的合影。这些放大的照片里,有他曾经救助过的流浪儿童,有各级领导,也有慕名而来的好心人。每个孩子离开时,郑承镇都会带着他和当时收留的孩子,一起合影留念。

    经常有记者造访这里。有的孩子不喜欢接受电视台的采访,因为一上电视,不仅老师和同学知道他是孤儿,所有人都知道他是孤儿,这让他很难受,所以他更喜欢报纸的记者,因为“这样可以不上镜头”。

    中午时分,孩子们会很自觉地从桌子下面掏出一棵大白菜,切好洗净大家一起动手做饭。生活比以前好了,但“大爷的脾气也比以前大了”,一个孩子说,“大爷为了我们操了不少心,我们不想惹大爷生气。”

    他们中的大多数都刻苦用功。每周六上午9点,都会有济南大学的学生志愿者来给孩子们免费做两个小时家教,分头辅导数学和英语。郑承镇则一如既往坐在桌旁,一边看着孩子们接受辅导,一边给新来的几个志愿者讲述自己过去的经历,尽管每次讲完后,他都会哈哈地笑着说:“我的事网上都有。”

    志愿者团队现在的负责人赵万千,从大一开始,就来这里为郑承镇的孩子们做辅导。他笑着告诉记者,每有新的志愿者来,大爷都会讲一遍他过去的经历。但这也一次又一次让他感动,“你知道,现在能像郑大爷这样做好事的人,真是太不容易了。”

    郑承镇只知道自己总共救助了400多个孩子,具体的数字他已经记不清楚了。最近收留的一些孩子,他还没来得及在本子上一一登记。从5年前开始,郑承镇经特批可以从当地民政部门每月领取2000元低保金,维持他和孩子们的生活。曾经多次说过终身不娶、要一心救助儿童的郑承镇,目前萌生了找个老伴的想法,因为“这样就可以救助女孩儿了”。

    在新菜市街路口的一个报摊前,记者问卖报的中年男子:“您知道郑承镇吗?”他很熟练地用右手指了指右边的马路,说,“老头子现在过得可高兴了,经常有人送这送那的。”

    确实,当记者站到郑承镇这间小屋里,左边的地上,放着匿名好心人前一天送来的米和油;而右边,则站着3天前从江苏送过来的8岁孤儿陈意,他的亲戚前几天刚看到当地电视台报道郑承镇的节目,便迅速将孩子送了过来。

    “我这辈子就像在做梦一样。”郑承镇不时会这样自言自语。他总觉得,在前40年,他的人生就“像一场噩梦”,他渴望尽早挣脱;而在后20年,他的梦越做越好,都不想醒来。他常梦见曾救助的孩子陪伴着他孤单的身影。

    所以,这些孩子给他寄来的信,他都保留着,一封没丢,如今已经攒下两大包。“这可是宝贝儿,孩子走了,还有他们的信跟我做伴儿。”只是由于装了电话,郑承镇如今收到的信越来越少了。最近收到的信,常常是他在电视台做节目后,对方快递给他的节目光盘。(记者 王波文并摄  文中出现的所有孩子姓名均为化名)

    道德力量传递和谐:走近十七大代表中的道德模范

    “红杜鹃爱心社——徐本禹”。记者几次与徐本禹代表用手机短信联系,他的回信都在落款前加上“红杜鹃爱心社”几个字。“我是想随时随地用各种方式让更多的人知道‘红杜鹃爱心社’,让每一个人对贫困山区的孩子多些关注、多些爱心。”25岁的华中农业大学研究生徐本禹诚恳地说。

    和徐本禹一样,十七大代表中有一群刚荣获过全国道德模范或道德模范提名奖获得者的身影:“全国助人为乐模范”河北省枣强县王常乡南臣赞村村民林秀贞,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人民政府巡视员吴天祥;“全国见义勇为模范”河南省固始县武庙集乡钱老楼村村民魏青刚;“全国敬业奉献模范”江苏省泰州市人民政府副秘书长、信访局局长张云泉,海军大连舰艇学院教授方永刚,山东省青岛港前湾集装箱码头有限责任公司高级固机经理许振超;“全国诚实守信模范”山东省寿光市孙家集街道三元朱村党支部书记王乐义;获得“全国诚实守信模范”提名奖的湖北省交通规划设计院高级工程师陈刚毅。 【阅读全文】

>>>>点击进入专题<<<<

(责任编辑: 刘琼 )
 相关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