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视频
全国诚实守信模范事迹展播——武秀君
     2008-02-20 来源: 中央文明办
   
 
 
 

全国诚实守信模范武秀君:一位山里女人的诚信档案

——辽宁省本溪市本溪满族自治县南甸镇滴塔村村民武秀君

    人物小传:

    武秀君,1962年4月出生,辽宁本溪满族自治县南甸镇滴塔村人。5年前丈夫突遇车祸离开人世,留下羸弱的老人、年少的孩子,还有270万元巨额债务。她毅然走上了养家糊口、替夫还债的道路。近5年来,她历经千辛万苦,四处揽活,替去世的丈夫归还202万元欠款。

    2002年12月14日,辽宁省本溪满族自治县滴塔村村民武秀君的天突然塌了:正值壮年的丈夫撇下妻子和俩孩子撒手人寰,留下270万元的债务。亲人离去,让人悲痛,巨额债务,使人窒息。

    从法律上讲,武秀君可以选择放弃继承丈夫的财产和债务。然而,她的选择出乎众人意料,4年多来,她历尽万苦,四处揽活,偿还上了丈夫欠下的202万元巨款。

    “欠债还钱,这是做人的本分。”面对赞誉,武秀君,这位只有小学文化的山村女性,用再普通不过的语言,诠释了什么叫“诚信”!

  “不能让丈夫死后被人戳脊梁骨”

    “他出殡那天,我永远也忘不了。”45岁的武秀君清楚地记得,家里突然来了很多陌生人,第一句话都是“看赵勇兄弟最后一眼”。

    丈夫赵勇是滴塔村的农民,一手好木匠手艺加上勤劳肯干讲信用,成了一名承揽建筑工程的“包工头”。没想到,2002年12月14日,他在开车去外地买建材的路上出了车祸。几经交谈,来者吞吞吐吐,武秀君隐约感觉到,这些多半是赵勇的债主。

    “你们放心,赵勇欠的债,我用一辈子来还;这辈子还不上,我还有俩儿子,他们接着还!” 赵勇生前在生意圈里有好名声,武秀君不能让丈夫在去世后背上骂名。

    夜深人静,武秀君含着悲痛,一点点整理着丈夫生前留下的欠条、债权底儿,一笔笔记在账本上。为了尽快给大家一个交代,她把自己关在屋里,开始一张一张地记,一笔一笔地算,花了整整9天时间,终于把所有的账目都理清了!武秀君一下懵了,天啊,竟然有270多万元!

    对武秀君的家庭来说,二三十万都是个天文数字,更何况200多万了,莫说自己这辈子,就是儿子这辈子也还不完啊!

    多年来,丈夫生意的事,她从来不管,只负责家务和农活。债务有欠银行的,有欠农民工的,有欠材料供应商的。

    好姐妹不忍看着武秀君一下掉进无底洞,给她出主意:你欠人家的钱都是钱,单位欠你的钱都是纸。这么多钱你怎么还?再找个人家嫁走,躲出去吧!

    武秀君想起丈夫卖白菜给工人发工资的事。那还是1997年,赵勇承揽的一项工程还没完工,有一对从四川来打工的父子提前回家忙农活,希望能提前把两千多元的工资结了。这时赵勇还没拿到工程款,手头很紧,但觉得人家出来打工不易,就把家里种的白菜提前贱卖了,凑上了工钱。

    “我不能让丈夫死后被人戳脊梁骨。”武秀君下定决心。

  4年偿还亡夫债务200万元

    武秀君想先把别人欠自家的钱要回来,就可以还债了。都说要钱难,可让她没想到的是,要钱会这么难。

    武秀君家在山里,从家门口走到镇上坐车,要在一条山道上走40多分钟。为了能一大早赶到欠钱的单位,武秀君清晨4点多钟就从家里出来。常常是一个单位去了十几次,好话承诺没少听,钱一分要不到。

    靠要债来还债,看来是指望不上了,还得想办法赚钱才行。能做什么呢?一筹莫展之时,赵勇生前的一些朋友听说武秀君替夫还债的义举,从内心佩服这个看似柔弱,却讲信义的女子,都想着给她找点活干,从自己的工程中分出一部分给她。

    于是,武秀君找到以前给丈夫干活的人,成立了一个装饰工程队,接一些外墙刷涂料等活儿干,成了小“包工头”。在工地,武秀君穿着旧鞋,挽着裤腿,戴着帽子、口罩,做饭、刷桶,风吹日晒,汗流浃背。这些活儿,一般都是雇小工干的。武秀君算计着,这样就能省下一份工钱,省一点就能多还一点。

    当武秀君拿到自己赚的第一笔3万元工程款时,她终于松了口气,自己也能挣钱了,还债又多了一分希望。

    4年多时间,账本上划掉的款项越来越多,武秀君计算了一下,到目前为止她已经还债202万。讨债、赚钱中的辛苦、委屈和眼泪,武秀君把这些留给自己,回到家对婆婆和儿子从来都是笑脸。

    每次债主打电话来,武秀君怕家里人知道上火,就到屋外去接。婆婆在儿子死后3年才知道家里欠下了这么多债。

  苦寻“兰发子”

    奔波于各个工地干活,武秀君始终惦记着一个人,逢人就问:“你们认识‘兰发子’不?能不能找到他?”工地的人都以为“兰发子”欠了武秀君一大笔钱,“老武不容易,咱一定得帮她找到‘兰发子’。”不少人说。

     其实,“兰发子”是赵勇的债主。在整理赵勇遗物时,武秀君找到了一张3万元的欠条,落款人就是“兰发子”,可上面既没有他的真名,也没有任何联系方式。

    一年多时间,武秀君寻遍10多个工地,终于通过中间人联系到了“兰发子”,但被感动的“兰发子”,却说啥也不收下这笔钱。

    早在2005年,本溪县燕堡砖厂兰厂长就接到过武秀君的电话,问丈夫赵勇是不是还有一笔砖款没有和他结清。兰厂长很震惊,这笔货款已经好几年了,赵勇去世后,他就以为这是一笔死账,没好意思,也没打算再去要钱,没想到武秀君竟然打电话主动询问此事,表示要偿还这笔钱。

    2006年,武秀君兑现诺言,坚持把钱还给了“兰发子”。很多农民工来自四面八方,不好联系。武秀君就先找一些熟悉的人,请他们无论如何都要找到这些人。当她辗转把工钱连同利息送到这些人手上的时候,他们都仿佛做梦一样。

    贵州一个叫王江的人拿到2000元钱的时候说,这都是好几年的债务了,根本就没指望要回来,没想到武秀君连本带利还了。

  超越阴阳两界的爱

    丈夫在世,武秀君是个地道的农家妇女,从没出过远门。为了要账,她受了不少委屈、白眼,甚至是屈辱。尽管这样,武秀君一直瞒着年迈的公公、婆婆以及年幼的小儿子,再苦再难,咬碎了牙往肚里咽。

    不但回家要笑脸面对公婆和小儿子,为了让大儿子安心参军服役,她甚至一直瞒了他父亲已经去世的消息。每次打来电话,武秀君都是强笑着跟孩子说话。等到大儿子退伍回家那天,武秀君在车站一见到儿子当即就晕了过去。

    艰难的日子里,武秀君唯一的精神寄托是给丈夫“写信”,她写下了所有的痛苦和委屈、所有的思念和哀伤:

    今天是2003年12月14日,阴历十一月十一。我终身难忘的生死离别的一周年纪念日,时间随着我的忧伤和痛苦、我的孤独和寂寞,走过了一生最难忘的2003年春夏秋冬。

    我想我的苍老从现在开始已经过早地弥漫在我的脸上和心里。面对这残酷的现实,面对这个不完整的家庭,你放心,我一定能抱着豁达与从容的心理,把自己放在责任的角度上,抛开一切痛苦和忧伤,把这个不完整的家庭再支撑起来。

    人生真是一场梦,既然命运给我这样的安排,走到这一步,我扛也得扛,不扛也得扛,我相信在这个世界上没有过不去的河,没有闯不过的关。

    有时,心里积累了实在太多的痛苦,武秀君就到丈夫的坟上去痛哭一场。如今,武秀君替亡夫还债的举动传遍了中国。

    曾经的债主都把她当做亲戚。赵勇三周年忌日,武秀君家来了100多人,这让她有些措手不及。他们都记得赵勇离世的日子,约好这天到武秀君家。

    “嫂子,这一来是惦记着赵勇;更重要的,是来看看你。赵勇讲究,你比赵勇还讲究。嫂子,以后咱就当亲戚处,有啥困难,尽管吱声!”一番话让武秀君笑得流了泪。她觉得,这几年的辛苦,值!因为,她靠诚信赢得了尊重。

    从北京接受表彰回来,武秀君又开始忙活了。沈阳一处工地上,这个特殊的“包工头”比工人们更卖力气。瞅着蓝天,她的心里格外透亮:就剩下不到70万元债了,加把劲儿,就要还清了! (何勇)

    模范感言

    你们放心,赵勇欠的债,我用一辈子来还;这辈子还不上,我还有俩儿子,他们接着还!